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孔雀何处飞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2 3:35:06 作者:穷山之缘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孔雀何处飞
孔雀何处飞
作者:穷山之缘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一只绝世孔雀,在平淡的日子里遇见了知心的他。以为那段相濡以沫的日子,可生生世世,经久不衰!谁成想,一次不经意的助人,却如晴天霹雳使平静如水的生活霎时波澜壮阔!知己的背叛,魔鬼的援助,她到底能承受几分?他若深山老林里的一缕清风,只需一盏清茶,一杯浅酒,便是一世风情!偶然间,他轻拂繁华闹市,意外结缘于同样倾心田园的一只绝色孔雀。以为可执子之手,与子携老,谁成想:故人来袭,本已尘封的过往霎时开光见日!亲人的劫难,对知己的愧疚,他该何去何从?他身于帝皇之家,风华正茂,举手投足间指点江山!然木秀于林风

江淮的书房在阁楼的二楼,黎翼拎她上楼时,严峪借机缠上了楼梯的护栏,说什么都不肯松手,黎翼又不敢真的使劲拉,两人就僵持在了那儿。

“你放开。”

“我不的。”

“快点。”

严峪拼命摇头,“我不的,他找我准没好事。”

“你还挺有先见之明。”

严峪仰首望着台阶尽头睥睨着他的江淮,心道完了,她这条咸鱼,今天怕是要被做成刺身了,认命的垂下头,“您老找我有啥事,直说吧。”

江淮默不作声的从楼梯尽头走了下来,每一声脚步都像是沉闷的鼓点,生生的敲击在她的心上,终于在她要精神崩溃之际,他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

无声的静默使她心慌,阴影挡在她的勉强把她完全笼罩,她愣愣的抬首,对上那张冰块脸。

“我不行?”

“啊?”严峪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等突然反应过来,瞬间我艹了,吓得手一松,一骨碌从护栏掉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顾不得屁股疼,抓着他的衣角急道,“大哥,你大人有大量,我那是顺嘴胡诌的,就是为了在我便宜爹那胡弄点钱吃肉,我再也不敢了。”

江淮觉得自己非常奇怪,本以为自己会非常生气,但见到她这副怂样心里却涌起好笑的感觉,莫名想欺负她,腿一抖扽开了她的爪子,“补药呢?”

“卖了。”严峪斜眼偷觑着他的面色,好像没有生气的征兆?

江淮又轻怂了她一脚,“把钱交出来。”

严峪下意识捂紧了钱袋“留条活路吧。”

“你是想现在死?”

严峪瞬间把钱袋双手奉上,“还是以后死吧。”

江淮颠着钱袋,转身向楼上走去,宣布道,“从今天起,来仪阁的院子就你负责打扫。”

严峪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钱袋,一听他居然让自己扫地,在他身后一阵挤眉弄眼无声的说,‘凭什么。’

“嗯?”没听到回答,江淮倏然转身,严峪立马换了张笑脸,“包我身上了。”

江淮没说放她,严峪就老实的跟在他身后,刚一上楼就越过江淮,看到了坐在窗边品茶的余一,热情的跑过去打招呼,“余一先生也在啊。”

“王妃。”余一放下茶盏,朝她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身姿挺拔,白衣胜雪,面具更是增加了神秘感,颈间系着的绑带更是给出尘的气质填上了一点禁欲感,这要是在仙侠剧里绝对得是上神级别的,别说这变态死断袖的眼光还挺好。

严峪还没忘了迂回策略,自来熟的坐到了他对面,给自己斟了杯茶,“叫什么王妃,怪见外的,以后你就叫我小玥儿吧。”

“这于理不合。”

“哎呀,有什么不合的,你上次送我金创药我还没谢谢你呢,诺,这是回礼。”严峪放下茶盏,从腰间摸出一个小锦盒递了过去。

“王妃不必客气。”

“哎呀,你就拿着吧。”

“多谢王妃赠礼,”余一推辞不过,只得双手接过锦盒,还特意避过了与她肢体接触,还当真是守礼。

余一礼貌的问,“不知您的伤势如何了?”

“你的药非常好,现在伤口已经结痂了,都不疼了。”

两人聊的火热,把江淮晾到了一边,他本也没兴趣聊天,就去一边处理公务,突然听闻她受伤了,不由支楞起耳朵,暗道难道是上次他伤的?

余一道,“伤好了就好,不知王妃送我的这是什么礼物?”

这屋里除了她俩,还有江淮和黎翼在,严峪自然不好大声说,就跑过去贴着他的耳朵解释道,“这是燃情香,嘿咻嘿咻时用的。”

“何为嘿咻嘿咻?”余一自然知晓燃情香是何物,就是不懂她嘴里的嘿咻嘿咻是什么意思。

“就是内个,内个时用的。”跟一个男人,尤其是有点小帅的男人讨论这种事,严峪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内个?内个?”余一余光飘到颊侧那莹白面庞上飘过的红霞,眼底划过一缕笑意。

哎呀,这古人真是太纯洁了,严峪又贴近了一点,“就是你和江淮床上运动时用的。”

余一回首也贴近严峪的耳边小声道,“我和王爷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王妃怕是误会了。”

暖暖的风吹进耳蜗,麻麻痒痒的,严峪偏首正对上了那双温润的眼睛,看着墨黑的瞳孔中放大的自己,心脏有一瞬的怦跳,下一秒就尴尬的错开了目光,起身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你不用解释,我都理解。”

好半天没听到两人说话,江淮一抬头就看到那两个靠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咬耳朵,心中不知为何一阵气闷,命令道,“黎翼,给她找把扫把,让她现在就去扫地。”

江淮这一命令瞬间让旖旎的氛围消失一空,严峪转身驳斥道,“不带这样的,你招聘个临时工还得办理入职手续呐,哪有你这种一来就让人干活的。”

“嗯?”

江淮一瞪眼睛严峪就怂了,没办法,心里阴影太大,“我去,我去还不行嘛。”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黄世仁。”

她的身后余一望着她愤懑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弯,“很可爱的女子,王爷不妨好好珍惜。”

江淮把脸一板,“就凭她,也配。”但心中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严峪本以为这里是古代,也没有那么多式多样的生活垃圾,扫个院子能有多难,可她忘记了,现在是秋天,抬头仰望着阁楼前参天的梧桐树,瞬间泪如泉涌,就这一颗树就能让她扫到入冬了。

“好好干。”黎翼幸灾乐祸的把扫把塞到她手中,就快速溜了,留她一人面对满地落叶,独自惆怅。

严峪这边扫完那边落,那边扫完这边落,等太阳下山时,手心都磨出了一颗小水泡了,地上还是满满的一层,她把扫帚一扔,说什么也不扫了,扶着酸疼的腰,一瘸一拐的回了现居的有凤阁。

盈春在院门口远远的望见赶紧迎了过来,“王妃,王爷没把您怎样吧,您受伤了吗?”

严峪半死不活的半倚在盈春的身上,满脑子都是她的肉,“没事没事,就是累的,我的肉肉做好了吗?”

“做好了,在小厨房温着。”

一听肉好了,严峪瞬间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蹦起来扯着盈春就快步往回走,“那咱们快回去。”她真是做梦都想吃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无肉不欢的。

吃到肉的那一瞬间,严峪简直都要落泪了,自从来了这儿以后天天吃菜,她都快吃成菜青虫了,她也没忘了盈春,今天这一餐她也是出了一份力的,招呼她一起来吃。

盈春也跟着她吃了好几天素了,先是忍着口水推迟了几下,后来架不住诱惑,加入了大口吃肉的行列。

严峪咽下一口红烧肉抽空道,“别说你这红烧肉做的还挺好,我就没这手艺…”

……

“小E,小E,你最帅。”严峪龇牙咧嘴的爬在床上,拨弄着珠串,听到召唤,小E咻的一下飞了出来,看到她无精打采的模样,吃了一惊,“你这是怎么搞的。”

“扫地扫的。”

“扫地个地就弄成这样,那你身体好虚啊,得多吃点肉补补。”

一说到肉她就激动,“补个屁啦,好不容易搞点钱都被死变态没收了,还被罚去给他扫地,那么大棵树,我要扫到死啦。”严峪脸埋到枕头里,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让你去扫地?那真是太好啦,间接的还能锻炼身体,你太棒棒啦。”小E欣喜的像只小蜜蜂一样嗡嗡嗡的飞个不停。

严峪满脸黑线的看着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一弹指过去,小E就呈流星状不知落去了哪个角落。

不一会小E又嗡嗡嗡的飞了回来,委屈的质问,“小峪,你怎么打我。”小E委屈极了,它明明是在为她高兴。

“我被弄去当苦力,你还这么高兴,打你都是轻的。”

“虽然累了点,但收效杠杠的呀,你今天好感值涨了4点,我算了下,按现在的增长值来算,刨去一些外在因素,五个月,只需五个月你就可以回家啦。”

“可我对他做什么了他对我有好感?”好感值居然涨了,严峪有点纳闷。

“那你今天做什么和他相关的事了?说出来我帮你分析一下。”

“我就今天回丞相府,忽悠便宜爹说江淮阳痿,骗他点补品换钱,结果这事不知怎么就让江淮知道了,他就把钱也没收了还罚我扫地,说来怪了,你说这好感值没降,反而升了,不会是你们的计数方式出错了吧。”严峪有点怀疑。

“计数方式绝不会错。”小E像颗小飞弹一样绕着严峪的头顶快速飞了好几圈,以表愤怒。

严峪切了一声,不信之意溢于言表。

“真的不会错。也许,也许他就喜欢看人扫地呢。”

“这爱好也太怪了吧,我还说他喜欢听人说他阳痿呢。”

“那你说他阳痿,他居然也只罚了你扫地,不也是很奇怪吗?”小E找出了重点。

“说的也是哦,”严峪把今天发生的事又回想了一边,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唉,我想起来啦,我今天有送余一礼物,是不是迂回策略奏效了啊。”

“非常有可能,你以后一定要和他搞好关系。”

“那当然,他可比那个江淮好相处多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亚人+弹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们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三十六重炼宝灵剑金林老祖道“竟是入劫钟声。不想此番大劫竟是无声无息,也不知谁人应劫。哎!钟声十二响,当是一千二百载后开劫无疑”殿上顿时一静,诸真俱是心下感叹,这剩下的年月里只求功行增进,不然如何度过这劫难。寒离见殿上气氛沉重,本不是他不在意这尘世劫难,只怕是自己修为,即便到了那时也只是棋子一流

  • 血纹戒之都市修真之金丹邪修

    众人强压心神,等待冥老祖的先手。在冥老祖身旁的则是元阳宗另外一位金丹修士:霍炎,人称炎阳圣手。是元阳宗唯一的三阶上品炼丹师,一手元阳宗正统传承的九炎圣火已炼至炉火纯青,威力不俗。炎阳圣手处于金丹四层,但因其火焰神通在同阶少有敌手。然而比之冥老祖的地阳冥火,却要稍弱一筹。虽不如九炎圣火一般对于炼丹大有

  •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第7章在线阅读

    “啊~”金晓凡大叫一声。正准备上前支援的众人被这么一叫给叫懵了,丧尸也愣在了原地。。。空气瞬间凝固起来。。。“这还没打呢,你叫个屁啊!吓老子一跳。”金羽飞越过金晓凡,瞬间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背后拦腰抱住丧尸。“我只是想叫。。。给自己鼓一下气而已。”金晓凡也没想到这么一叫影响这么大。孙黎拍了拍金晓凡的肩膀

  • 都市之皇帝聊天群制裁!自食恶果

    只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摘下来后直接塞到了嘴里,然后他他的面部迅速膨胀起来。“咕噜…咕噜噜!”麦当用力的将灌输到嘴里的气压给压缩到身体里,面容很是痛苦。“麦当!”“喂,小子,你这是疯了吗?”古夜和咕咚这时候都是有些担心,毕竟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摘下空气接收器那是会死掉的!“哇唔哇唔…”麦当嘴巴涌动,同时右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莫凡盯着身后的树林,神情有些紧张。至从半月之前被赶到了这里,时常都会被一些大家伙骚扰。不过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战斗,因此对于林中有响动,他大多都不去在乎。只要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他也落得自在,懒得去管它。可是刚刚那一阵阵的响动,与往日里有些不同。身子移动,莫凡嗖一声消失在原地,抓着一根树枝追了下去。借

  • 游戏王黑暗卡重生雾隐

    **************************“这里是哪?我不是死了吗?”茫然地睁开眼睛,黄宇峰想到。四周灰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这大雾之中。“好大的雾……”黄宇峰暗暗咋舌,然后他动了一下,然后发现身子早已僵硬无比。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躺着思考着:“明明那辆卡车撞向了我,但是我却是没死。

  • 奥特曼列传叶欣被虐

    不知道哪个天才说的,在学校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但叶欣觉得是最好过的,这不,感觉就像一眨眼就到周末了叶欣因为远赴他乡读书,回家不方便。周末两天时间,来回都不止两天了。出了名的书呆叶欣本想去到教学楼埋头苦看的,没想到教学楼是锁住的,再一看实训楼,低音炮外加同学的狼叫声,刹是热闹啊!两天时间,看不了书,叶欣

  • 火影之诅咒之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章芸站在床前,委屈巴巴地低着头,双手纠结地抓着衣角,两根指头不停地打着转,就像一个......啊不,她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很小声地说:“哥哥对不起......”说着,还偷偷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又很快看向地面。望见她这副模样,张高远也就不忍心怪她,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的......”陈勇军道

  • 火影之岩浆果实在线阅读意外落水

    李梦娇说完要走,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何晴扯住衣袖,两人互瞪着对方僵持不下。“这是什么?”何晴把李梦娇的手高高举起,对着过往的路人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偷衣服的小偷抓住了,就是她……”王贵平面露难色,很明显方才何晴一闹,他对女孩所说的话也泛起嘀咕。只听得他好言好语相劝道:“小何,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 万界之金手指破局(下)

    “小辉,其实这重丧并没有那么难办。只要改变一下下葬的规矩,就能破解重丧。我发愁的不是重丧,而是如何处理陆家人的关系,唉!”老王重重的叹了口气。“诶?老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疑惑道。“小辉这世上的鬼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啊。你还没有进入社会,还体会不到人性的可怕。”老王感叹道。我想,老王这明显是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