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盖亚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2 2:55:07 作者:十方朔 来源:纵横中文网
盖亚
盖亚
作者:十方朔来源:纵横中文网
见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__生活,使命,听了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上场演了一段又一段的戏__想了半天没想到既定人生的意义,最后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也就是那样__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神通广大,俯瞰苍生

“我走了,明天回来,”冉野面无表情地说,似乎多说一个字他都嫌浪费。

“好,”冉扬回答道,也是那样一种毫不在意的语气。

为期一天的下乡慰问调查,冉野也没有带多少东西,就一个公文包。那公文包装得满满当当,似乎还有些装不下的样子。

冉扬觉得有些奇怪,平时也去慰问调查,也没见装这么多东西。不过他也没多想,可能就是这次多带了些公文而已,他想。

冉扬百无聊赖,想出去玩,但是他不能出去,因为母亲今天阅完卷就会从县城里回家,他得做晚饭。因此他只能靠刷题打发这半日的时间,另外就是毕竟高三了,他就算成绩再好也不能掉以轻心。

吃完晚饭后,冉扬又回到房间里枯坐刷题,直到他听见母亲嘶吼地绝望地号啕大哭,就像电闪雷鸣,突然撕裂了寂静的夜空。等他跑到母亲面前,他觉得母亲好像一下子老了不少,格外憔悴。冉扬想要振作精神,保持一个快要成年了的人的理性与镇静,于是他故作平静地询问道“妈,怎么了?有事你给我说,我帮你扛,”冉扬还顺手给母亲擦了擦眼泪。

“你,你爸,”他母亲泣不成声,说话断断续续,那声音宛如游丝,仿佛下一刻就会断掉,“你爸,你爸他,死了。”

冉扬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然后天崩地裂,什么理性与镇静,都被这句话一下子打得溃不成军。他也跌坐在地上,他也想嚎啕大哭,任悲痛破堤而出。但他瞧见母亲,母亲是那样的柔弱,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他是母亲的依靠。于是他抱住母亲,让母亲在他的怀里哭泣,而他不能哭,他强忍着眼泪,安慰道“妈,不怕,还有我在,我会保护好你的。”冉扬希望如此,能让母亲好受一点。他还是觉察到了什么,一行清泪从右眼里滑落,经过脸颊,在下巴处滴下,滴答一声,掉在了地上,瞬间击碎了他所有的防御,他也开始抽噎,他毕竟才16岁。

窗外飘着雪,比鹅毛还大些,那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了。雪纷纷扬扬地下着,把数千群峰吞没了,把万家灯火掩藏了,把冉扬和他母亲的哭声埋葬在小小的一间房子里。

世界万籁俱寂,唯有荒山外,孤魂一缕,不得安息。

冉扬喝着咖啡,回忆着昨晚的梦。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孩的死,和他父亲的死乃是同一个凶手所为。他的手摩挲着杯子,他有些激动,有些期待,他想要抓住那个凶手,把那凶手碎尸万段。即使在这十年里,他无数次这样想过,可是他不能,作为一个律师,他知道那凶手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被法院执行死刑,除非他做点什么。他能做点什么呢?他回忆着他在学校刑法课上所学的内容,他脑海里一页一页地翻着张明楷的太黄太厚,无数字符在黑暗中飘过,他看见一扇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门,他推开它。“当”,他听见圣洁的歌声从九天之上传来,耀眼的光芒刺破眼前无尽的黑暗,他走进那琼楼玉宇之中,打开诸神的宝藏,里面有着四字的箴言:正当防卫。

冉扬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没有注意到,他仍然沉浸在发现奥秘的喜悦之中。

“怎么了,有什么好事?”路行看冉扬笑得那么开心,忍不住询问道。

“还能有什么,昨晚呗。”冉扬知道自己不能把这样黑暗的想法告诉路行,所以他只得找些其他理由。

“你要是想的话,我能让你天天都这么开心。”路行回答道,脸上满是轻挑的笑意,又带着些宠溺。

冉扬没有正面回答路行,只是岔开话题说:“你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马上就收拾好了,”说罢,路行就把一把水果刀装进了包里。

“你带刀干嘛,我们又不是进村抢劫。”冉扬疑惑道。

“这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嘛,杀小孩的凶手没准还在,”路行回答道,路行又指了指冉扬的包,说:“你不也带了吗?你也怀疑对吧。”

“嗯,”冉扬简单地回答了一个字,便没有再说话。

张家坝在离柳阴开车半个钟头远的地方,不算太远。这些年,因为城市化的原因,柳阴镇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搬了出去,也就是过年这段日子,外面的人回来祭祖、探望不愿离开故乡的长辈,人才显得稍微多一些。冉扬听路行说,张家坝那边的人都比柳阴多。因为靠近自然保护区,又是原始村落,所以被开发成了旅游景区,好像还是路叔他们公司合作开发的。

冉扬对于张家坝就没什么其他的特别的印象了,他只去过一次张家坝,那还是很小的时候,他非要缠着冉野带他去,冉野便带他一起去了。他记得张家坝是建在山脚下的平地上,周遭密密麻麻全是山和原始森林,野生动物很多,尤其是猴子。据说他父亲说,那里有七八个猴群,虽然规模都不算特别大。

山区最让人讨厌的就是盘山公路,明明直线距离很短的路程,偏偏开车要开好久。冉扬想起网上关于西南山区的一个段子:两个人能够在不同的山上彼此交流,可他们见面却要花费一天。

冉扬无聊地看着窗外,天气虽然好了一些,但雪还是没有融化。天气预报说,这几天还会下雪,想来今冬的雪是不会消融了。

突然,冉扬看见几个黑影在树林间晃动,太远了他看不太清楚,不过想来想去也只有可能是猴子,不由得心里暗暗吐槽猴子真多。

路行没有把车停在开发区那边,而是停在了张家坝本来的村子这边。

冉扬打量着这个村子,还保持着原始村落的模样,想来也是,国家现在大力保护文化遗产,村子里面的人想拆也拆不了。

冉扬决定和路行去村子里面打听一下,希望能有所收获。

不过,冉扬发现路上的行人神色都有些奇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明星地狱厨房第8章在线阅读

    走到门口的时候,苏可可就觉得自己家门口放了一个东西,这大黑天的吓了她一跳,走进了才发现竟然是一瓶农夫山泉。除了他,不会再有人这么无聊的送农夫山泉了。苏可可有感应,不是自己中午买的那一瓶。是陈墨年拿到了自己的那瓶,然后又给她也买了一瓶,这样一来一往,是不是有什么含义,就算没有,其中也流转着他们之间的默

  • 漫威:外星霸主在线阅读第九节

    韩志高听的是目瞪口呆。来的几个泥瓦匠都是从晚上开工,白天休息,韩志高晚上会时不时看看,大部分时间把大黑放在外头,门一拴自己在里头眯着睡一会儿。所以工人们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他还真的不知道。聊天的时候大家正吃饭,韩志高当场就喷了。“不会吧,我家的鸡都很乖的。”这么彪悍,会是他家的吗?“……我还能蒙你不成

  • 彼岸开满花第1章在线阅读

    听着铜锣声醒来的徐瑞和,只来得及将自己的身体摸一遍,然后脑中掀起惊涛骇浪。“走走都快点啊!我都敲了多久了,人到齐了没?嘿大山你弟弟呢?快去喊起来,怎么睡得跟猪一样喊都喊不醒!”“都快点,今天任务重,隔壁生产小队早到地里了,你们好意思嘛羞不羞啊!”徐瑞和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环境,陌生的景色映入眼帘,嘈杂的

  • 漫威:我打哭了全世界之1.2

    “嘟嘟嘟——”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随后一个扎着马尾辫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探了进来,“哥,妈让我回来一起写暑假作业。”嘴上虽说是在叫哥,实际上眼睛一直盯着书桌前的背影,“周哥,不会打扰你吧!”皓齿轻咬着薄唇,简娇的心里忐忑不安,跟偶像的距离这么近,让她的心跳一直都无法平稳,尽量的让自己的语调显得不那么急

  • 前世今生漫步云端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言没有开灯,只是平静的在书桌前坐下。你到底还在期待什么,你回来不就是为了看到这个结果吗?看到了吧,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异常,不会有人发现你的秘密。就像养父永远不会对你的回答有任何怀疑,就像你永远也不会得到他的信任和关注。你这样对他可不公平。叶言心里有两个声音代表着情感与理智争吵,你不说他当然不知道你

  • 晨光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风的铃铛,独家发表于晋\\江\\原\\创\\网,请勿转载】***【致我尊敬的上司,库赞先生:亲爱的库赞先生,我去做卧底任务了。为了保密性,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哪里卧底,但是请记住,之后再碰到作为海贼的我的时候,请务必留下留情,也请你告诉波鲁萨利诺先生一声,请他也手下留情。昭和先生就算了,他知道后

  • 异界做雷神在线阅读第7节

    人以食为生。农以食维生。晨钟敲响,城门初开。此时出入城门的多半是大车小车运货的商贾和趁着晨时进城送菜的菜农。京为国都,地处国南,地域含括甚广。如今正值盛世,所容之民以十万计,食为民之本,大小菜市更是星罗密布,未计其数。粗布麻衣的农夫拉着牛车往菜市走去。来的还挺早。菜市临近天子居,附近达官显贵居所云集

  • 装在盒子里的苹果第一章在线阅读

    众神皆当死去!——序言窗外的梧桐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恣意慵懒的金色的阳光透过水波纹的玻璃洒在冰凉的课桌上,给午后的课堂再度增添了几分疲倦和困意。“嗒嗒嗒嗒”,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奋力游走着,粉笔的笔身由于与黑板之间摩擦的力度过大,不断飘落下星星点点的粉笔灰,就像是下起了一场小范围的鹅毛大雪。“

  • 农门命妇之第七章(7)

    周六,研究室不用上班。江洛赖了一个懒床,还是觉得恹恹的没什么精神。“老混蛋。”他对着手机拧脸,然后扔到一边。季北秦工作的时候无暇顾及其他,这他是知道的。江洛没别的法子,两个人在一起总不能靠面子过。如果季北秦不回信息,他就不联系,江洛觉得这是小孩子谈恋爱才干的事,他应该成熟一点。冰箱里挑挑拣拣,江洛烤

  • 万能金手指00X第八章

    淼淼知道五十这个数字比二十大,大30,但是她还不知道倍数的概念,所以不知道熊大和熊二的零花钱是她的二点五倍,她只知道熊大和熊二的零花钱比她多,而且比她多好多。她想打电话问妈妈,能不能提前加零花钱,等寒假结束回去幼儿园,她就涨零花钱,可想到妈妈说了家里没有很多钱,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等她数学进步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