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回古代卖鸭脖之出手(10)

2021/6/12 3:06:58 作者:谨予兮 来源:红袖添香
穿回古代卖鸭脖
穿回古代卖鸭脖
作者:谨予兮来源:红袖添香
穿越而来,爱情是生活的选择品,不是必需品!韩初桐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为了帮助院长妈妈减轻负担,在课余时间兼职,一天打好几份工,在一次去上班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再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将军府的嫡女。在看到街上的乞丐时,她想起了孤儿院的孩子们。于是,发家致富,保护他们。在庄子里养鸡养鸭,炸鸡鸭脖鸭翅,羽毛用来做羽绒服和棉鞋,排泄物作为果树的养料,果子卖不完做果汁果酒。15岁及笄那年,一纸赐婚,嫁给了当朝三皇子。没事没事,你有你的白月光,我有我的事业,貌合形离谁不会呀。然而,皇上驾崩后,三皇子莫名继承了皇位,

魔核,始于混沌,归于虚无。在埃尔法大陆也被统称为混沌晶核。

其来源是魔兽在野蛮进化过程中,那些无法被消化能量所形成的聚集体,当然,聚集体也只是一个代称,它完全不同于混沌晶核,在没有形成混沌能量之前,有的聚合体往往只是一团气体,甚至是几种能量所组成的微小颗粒。

所以,并非所有魔兽体内都有混沌晶核,而对于拥有孕育力量的混沌晶核而言,至今也没有种族找到可以直接吸收它的方法。

通俗点来讲,这也可以侧面说明了万物都是存有极限的,混沌生天地,天地生万物,可以简单理解为天地是万物的载体,而混沌是万物的载体,对于万物之中的生命而言,自己与混沌有着天地这道不可跨越的鸿沟,想要吸收混沌,除非达到天地那种不偏不倚、无欲无私、无意识的神境。

因此相比于吸收,利用和转化就显得容易许多,毕竟混沌、天地、万物三者有着彼此的媒介,只要合理利用好这道媒介,生命就可以借助魔核内部的混沌能量进而引发天地能量,比如镶嵌在武器装备上,不仅能使的武器装备的破坏力、防御力更深一筹,而且还会使武器装备的材料在原有基础上得以进化,属性加持也变得相对简单,甚至可以利用魔晶开辟一块小天地用于储物等等。

再有,魔核也非附魔卷轴那种消耗品,只要使用者一次所借用的混沌能量不超过魔核当前储备的极限以上,同时拥有孕育和平衡法则的它,就会在混沌和虚无中达到一种新的平衡,随着时间推移魔核又会被混沌能量注满。

而且不同于宝石需要暗中炒作,赋予各项美德,魔核天生就质地晶莹、耐久坚硬,外加这些无与伦比的特性加持下,魔核当之无愧成为了这个世界各界最欢迎的奢侈材料。被贵族攀比,被魔导师推崇,被游吟诗人歌颂。

只是,在这种庞大利益的驱动下,流通在市面上的魔核仍是处于供不应求的境地,究其原因跟魔核的生产地有关。

大冒险家范海辛在《范海辛自传》自述过,所谓冒险家是一群无国家概念并充满贪婪、阴险的投机者,只要能满足温饱,冒险家就会胆状起来,有适当的收益,他们就会像佣兵那般到处被人使用;有高额的回报,他们就会积极的冒险,如果有数不尽的财富的话,这些投机者根本不怕犯罪,甚至不怕死亡。如果战乱和纷争会带来更大财富,它就会鼓励它们,去制造它们。

因此,盛产混沌晶核的魔族边境区域自然就成为了冒险者最好的投机场所,这也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混乱的无法地带。直接导致后果就是每年数以万计的冒险者会因自己的无知与贪婪暴尸荒野。

而相比与那些被大公会垄断的无法地带与禁止区域当中的魔兽,猎杀黑森林的这只爆裂魔熊风险就小的很多,不存与大公会产生领地上的矛盾,因为受冒险公会与教会签订的公约的保护,城市以下是禁止有公会驻扎。

这也是这些冒险者宁面临断手断脚,面临死亡,也愿意冒险将魔熊斩杀的根本原因。

毕竟“十年不冒险,冒险吃十年。”只要能活下去,只要有一口气在,凭借着在冒险公会签订的小队协议,活着的冒险者就可以分享集体猎杀魔兽材料的百分之七十五份额,至于另外百分之二十与百分之五则是分给死者的安葬费与公会的保险费,当然,魔核也是计算在内的,不然,根本没有人愿意拿命去承担这个风险。

所以,随着老猎人斯卡维林的倒下,鲜血四溅了一地,有不少活下来的冒险者是暗自高兴的,又能多分点了。

“是谁?”

“不好,有埋伏!”红发克劳恩脸色一沉,最先警觉的后退一步,握住剑柄轻轻拔出,寒光渐渐出鞘,横在眼前,看着插在老猎人胸口处的红色匕首,向着众人大喊:“都快散开!”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这也是身为一个冒险者已经形成的本能。

毕竟钱在美妙,分的再多,如果没有性命去享受,又有什么意义。

很快,三人也发现了异常,闻声迅速四散而开。但相比于克劳恩的反应,明显是慢了半拍。

“马上滚开,这是我们的猎物,不长眼混球们!”魔导师内夫特喘着粗气,心中的怒火“蹭”的冒了出来,用一口浓重的奥地斯特方言大吼道:“不然你们会被各地公会追杀的,狗niang养的杂碎们!”

只是,他这里话音刚落,却浑然不知其身后早有一道灵巧的身影提前躲在这里,随着噗呲一声脆响,一把黑色的匕首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的肩胛骨直插心脏部位。

内夫特甚至没有感到疼痛,身体只是在原地急剧地哆嗦了几下,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扑通倒地,便彻底没了动静,。

而那道身影也没有过多的停顿,落地后的瞬间再次凌空翻飞,遁入旁边的灌木丛中,整个偷袭过程在众人眼皮底下行云流水,令人瞠目。

此情此景,相比于老猎人斯卡维的死亡,内夫特的死是绝对令众人感到震撼的,因为这次是他们亲眼所见,这位蒙面的潜伏者甚至不需要助跑就能猛然从原地跃起,这显然说明此人至少是一个进阶或者进阶以上冒险者。

不过,对于红发克劳恩而言,他首先想的并不是逃走,而是悄悄地向着剩下三名幸存者比了个手势,沉声道:“阁下,你若就此离去,我当着弟兄们的面保证,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不会到公会如实举报。”

“对,我们可以既往不咎。”其他三人会意,立马听懂了这是克劳恩在故意拖延时间,也从这种单次袭击的方式看出,这极有可能是个“独狼,而面对刺杀最有效果的反击就是抱团,何况就算有什么不妙,大家都相信自己会比别人跑得更快些。当即边靠拢边附和道:“是啊,请阁下速速离去吧……”

众人:“请阁下速速离去吧……”

话虽是这样说,但心领神会的四人小队很快便背靠背的聚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圆形方阵,并绕着圆心开始转向,步伐时快时慢,向着爆裂魔熊尸体靠去,如此一来,这样不仅能使潜伏者无法更精准掌握刺杀的时机,而且还不能让他趁机窃取魔熊身上的战利品。

何况,不管什么情况,他们心里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少有冒险者能抵挡一个足有拳头般大小的魔核所造就出来的诱惑,尤其是在双方都有能力夺取的情况下,那就更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只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也有一点是让这群冒险者根本不曾想到的。

……

通常,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捕猎经验的猎人来说,在第一次狩猎的时候,绝大多数猎人都会利用自身的优势傻乎乎的死追一只猎物,进行能量之间的消耗以此达到胜利。

可这种打猎的结果也注定差强人意,毕竟没有被追捕的猎物都会趁乱逃脱。

甚至有的猎人还会将老虎错看成山猫,进而丢掉了性命,送入虎口。

所以,随着捕猎,聪明的猎人就会渐渐发现这些野兽的跑动虽然没有秩序,但周围的环境却严格限制了它们的活动空间,使得野兽多数只能在森林、盆底、湖泊这种特定的范围活动。

于是,猎人从追逐进而变成了观察,而从观察中他们发现确定猎物的位置渐渐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因为,只要能确定猎物的活动位置,就能利用诱饵与陷阱,轻而易举捕获它们。

只是,这种方法虽然提升了效率,降低了风险,但还是会造成没有落入陷阱的猎物因受到惊吓而逃跑。

尤其是对那种逃脱之后还有能力在将来对猎人造成重大影响的猎物,这往往在将来是足以致命的。

所以,想要对猎物达到通吃,这就极其考验着猎人对整场布局的把握、判断与选择。

比如可以利用并掌控猎物与猎物之间的特性,让他们彼此产生矛盾,进而互为诱饵,甚至可以将多次打猎合并成一次,并成功让猎物在自己所设定的范围内使得双方都能达到体力透支,停留、徘徊、甚至死亡等目的。

其次,猎人也要注重观察哪些猎物仍有余力,冲劲十足,能以极短的时间冲出自己选定好的范围。

尤其是最后关头,就得必须保证在真正猎人未出手之前,一直让猎物们错误的认为自己仍有余力,并且投放出来的诱饵足够使其满足,不至于受到惊吓就让猎物一哄而散,陷入四散而逃的不利局面。

所以,对于四人的最终抱团,这也是隐藏于暗中的蒙面黑影最希望达到的效果。

只见一道黑影见势从树上凌空冲出,带着一把寒光凛冽的黑色匕首,夹杂着呼啸而至的风声,向着最有可能逃脱的克劳恩直扑而来。

“来了!克劳恩!!!”最先发现暗杀者的弓弩手大喊道。

红发克劳恩见状,整个人则是以极快的速度,将剑以旋转的姿势翻了过来,舞出一朵附着火焰的剑花,挥剑迎向上空,此招名为:烈火剑!

这是一招进阶二阶冒险者才能使用的战技,凭借他目前初心三阶冒险者现在的状态也只能施展这一次。

很明显,克劳恩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不惜代价的与其搏命,阻挡其功势,利用身旁队友,将其反杀。

但很快,在一声轰的碰撞声中,匕首与剑身同时停顿的瞬间,克劳恩便惊讶地发现了异常,因为,剑身上的火焰竟然在碰撞中顿时变黯了很多,好似火焰被什么压制了般,只剩下一小簇。

这还没完,暗杀者匕首又是一抖,唰一声,带着摩擦剑身的惊人火花直接依靠自身庞大的力道凭空将长剑冲断成两截。

而之前本就受了伤,在这一击庞大的冲击力下,克劳恩顿时呛出一口血来,震的连连后退。

但看着那势如破足正在向胸口刺来的光芒,无法躲避的克劳恩大吃一惊,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但他却顾不上说话,见势不妙的他赶紧左手一边握着剑柄,右手用铁手向前力求顶住这个功势。 一边将目光紧急抛向队友以求他们的急救。

只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就如同蚂蚁撼树,螳臂当车。

黑芒停顿,被削去右拳的克劳恩鲜血喷涌,疼痛之中,他只能下意识伸出左手去抵住那已经刺穿心房的匕首。

感受着背后流淌出淋漓的鲜血与老斯卡维林跟内夫特同样的死法,克劳恩慢慢抬头,看着这位暗杀者婀娜的身影。闻着鼻尖让他心醉神迷的少女气息。

“他一定很美……”

未来的急感叹,克劳恩下一秒便被这美丽的倩影给一脚正中胸口,直接踹飞了出去。

而一旁本想互斥掎角之势的三人面对暗杀者调转过来的冷目,看着那正滴着血的黑色匕首,做梦都想不到,“红发天才”克劳恩就这样被秒杀了。

一刹那,一股深深的寒意瞬间蔓延全身,顾不得思考,看清了自己与这位强者差距的众人,此刻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逃跑。

然而,这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猎物的动作很快,而已经做好预先布局,预知猎物逃跑路线,深知猎物情报的猎人只会更快,何况这些只会不顾一切逃跑的猎物、也完全丧失了有效组织,再一次发起反击的能力。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英雄世界在线阅读气愤

    弯眸默看这一幕,见林炎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一直到绯衣醒来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唔!怎么这么多人”绯衣问道。我刚要开口,唐胥就抢着回答道:“抱歉是我不好,我一时失手,不小心用篮球砸伤了你。”然后一脸期待地等着绯衣的原谅,看到这,我和林炎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成了电灯泡了!我和林炎都看出了他

  • 洪荒封神之鸿钧弃徒该来的还是回来

    那个幻影朝唐基克刺去。唐基克一直在盯着老虎机,突然看见这个黑色的家伙,他想都没想就向右翻滚一下,当时若是反应慢了0.1秒,不死也要掉块肉!叶华在幻影转过身来,才发现这个幻影就是鬼影,相比外面的鬼影而言,他弱多了,他只有2级。2级又咋,2级丧尸就不强了吗?更何况,楼下猎杀时,他们清楚的看到鬼影可以已一

  • 向往的生活之真人游戏俱乐部在线阅读第四节

    到了学校,秦明开始做实验,带着护目镜,穿着白大褂,带着胶皮手套。眼睛一动不动,紧张的盯着实验物,手里的镊子也被捏的越来越紧。啊!秦明心里尖叫了一声,实验成功了!“实验了45次,终于成功了。”这时,方小满也到了学校,一看到方蕊,就问:“方蕊,昨天发生了什么?””昨天呀!晚上我把他们都送走了。你就躺在沙

  • 网游之名动天下第七章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正如慕小宝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敢于凝视着迟琛,喊出一声矫揉造作的——“迟琛哥哥~”迟琛:???他要往下走的步子僵硬在了原地。迟琛站在楼梯上,有些惊疑不定。迟琛什么?什么哥哥?他看向了慕小宝,看到她那张充满了欺骗性的脸蛋上露出的纯白无辜的笑容。迟琛回忆

  • 霸唐之第三章

    小四第一次见小二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乞丐。随陌县是一个又小又破落的的县城。大户人家都没几户,所以城中的乞丐就显得有些过多。而城门外的一处破落了许久的观音庙就是小二的家。临至黄昏,小四回来的时候,见到平时睡的草垛上窝着一个人。他急忙上前,“哎哎,你谁啊,这我地盘儿,你给我起来。”说着就去拉窝在草垛上的少

  • 逆闯仙劫之千灵巨力

    “这……”唐郭冕很不可置信得看着吕千凡,仿佛吕千凡像一个神经病,因为突然有人对你说什么修仙,你肯定是会觉得他是骗你的。但是唐郭冕又不得不相信因为跟他讲这一荒唐事的是他最信任的兄弟吕千凡。“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你认为你哥会骗你,不信你跟着我做!”吕千凡见唐郭冕已经有了一丝动摇但是还是不相信,也有一

  • 我养师父那些年[西游]第六章在线阅读

    熟睡中的白飘飘是被一阵剧烈暴走的“怒怼”和湿漉漉的舔舐给弄醒的,她坐起身来,眼睛都没睁开。就连忙用手抹了把脸,又揉了揉自己被狠狠攻击过的胸口。迷蒙的睁开眼睛,就怼上了一张大脸。对方长了一张毛毛脸,蓝色又带着些冷漠的杏眼正在冷冷的盯着她。“铲屎的!你怎么还没清醒,本统想出去溜达了。”白飘飘:嗯?这谁啊

  • 我用生命玩网游在线阅读第8章

    瑞康自从那天晚上在假山后说过那几句话之后,每天除了吃早晚饭的时候,基本见不到,就算是吃饭的时候,他也总是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的样子,匆匆吃完匆匆的离去。瑞安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与若君圆房,若君心中有些庆幸,尽量的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孝敬公婆,体恤下人,对瑞安是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经过上次他扔掉“蝶恋花”的画

  • 今天头也疼在线阅读第八章

    接下来的日子,云永竹就过着膳堂住处两点一线的生活。他们五人都各自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忙碌着。云永竹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上午和晚上入定,下午看看《灵植谱》和《灵兽谱》。《灵植谱》和《灵兽谱》是家族里收集各种灵药和灵兽的书籍重新编撰而成的,里面记录着大部分一二阶的灵植和灵兽。这两本书很厚,里面详细

  • 创世神之执掌万物第4章在线阅读

    ••••••晚上十二点整的时候,季澈辰看了一眼手表,。季澈辰揉了揉眉心,离开了书房之后,季澈辰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向傅博宁的房间走去。带尅门的一瞬间,看见屋里的景象,季澈辰周围的气息瞬间变冷,他的整张脸布满了阴翳。窗户大开着房间里没有一个人。男人握着门把手的手紧紧地握着,因为用力的指关节处隐隐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