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姜先生超宠我第5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52:01 作者:似鱼非水 来源:言情小说吧
姜先生超宠我
姜先生超宠我
作者:似鱼非水来源:言情小说吧
【护妹狂魔VS腹黑宠妻竹马】双洁一个妈生的双胞胎姐妹一个众星捧月天之骄女一个譬如尘埃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当事人林婉然同学赏了一个白眼“我呸,什么尘埃,我那叫才美不外现”混世小魔王上天入地打架呛人不少干。她和竹马是对欢喜冤家,没在一起之前两人见面就掐,在一起后发现这个男人非常宠她。林婉然:我想吃橘子。默默给她扒着橘子皮林婉然:我想喝可乐拿了两瓶与她一起喝林婉然:你不能喝这玩意儿杀精。……………姜益铭一度觉得,自己女朋友爱自己妹妹胜过爱自己。比如场景一:林婉然把林清然护在身后,像极了老鹰护小鸡。这

大霖的皇帝是个六岁的毛孩子,两年前先帝驾崩时托孤镇国公穆庭蔚。

这个穆庭蔚清平看的书上有讲,二十岁便因为赫赫战功成了镇国公,如今也不过二十四,却已叱咤朝堂多年,是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大人物。

在书中,镇国公府的老夫人和秦延生的母亲是远房的表姐妹,秦夫人家道中落后带着儿子投奔穆府,所以秦延生和穆庭蔚算是一起长大的,交情匪浅。

后来穆庭蔚登基为帝,秦延生立了头功,做上内阁首辅,风光无限。

清平一边回想着书中情节,一边往着秦延生的住处而去。他住在前院儿,这会儿刚下早朝,人在书房。

侍卫李浑在书房的门口候着,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人瘦瘦的,皮肤偏黑,五官倒是周正。

看见尤旋过来,他上前行礼:“夫人怎么来了?”

尤旋看了眼里面:“大人在吧?”

李浑觉得尤旋应该是来讲和的,再想想大人的态度,他犹豫了一下,拱手赔笑:“大人忙于公务,恐怕没时间见夫人,您还是请回吧。”

尤旋拧眉,面露不悦:“有没有时间可不是你说了算。他若不见,我就在这儿等着,正好今儿天气好。茗儿,去给我搬一把椅子来,再拿些茶点!”

“别别别……”李浑赶紧阻拦,脸上堆着笑,“夫人稍侯,小的这就去通禀大人一声。”

李浑走进书房,过了一会儿折回来,对着尤旋笑道:“大人请夫人进去。”

.

尤旋推门进去,秦延生在案前坐着,低头正写着什么文书。不愧为书中的男主,秦延生此人的确生的英俊倜傥,风度翩翩,如今穿着官服端坐在那儿,气质也是格外出众的。

难怪原主遭受冷落心里也仍是喜欢他,对他留有幻想。不过为这种人,清平替原主感到不值。

跟秦延生一比,清平突然觉得徐正卿那种人也不算很糟糕。

至少,徐正卿选择娶他表妹为妻,是为了姑父姑母的养育之恩,也为了自己曾经亲口答应姑母照顾表妹一生一世的那个承诺。

徐正卿,还算是个君子的。秦延生,只怕就未必了。

听到尤旋进来的声音,秦延生头也没抬,只语气里透着些许不耐:“你来做什么,前几日你去柳叶胡同闹事,搞得我被言官弹劾,如今还嫌不够丢人?我早说过了,柳从依孤苦无依,我置备宅院给她是出于同情。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没你说的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如今你把事情搞大,毁我名声,你我夫妻情分也算是尽了。从今往后,你好自为之,不必再来见我。”

尤旋心中嗤笑,语带讥诮:“这天底下可怜人多了,街头的乞丐,集市上贩卖的奴隶,哪个不惹人同情?你怎不个个都帮一把,给他们安排个住处?你说那不是外室,可跟外室又有何分别?秦延生,虚伪的人,最可耻!”

尤旋向来都是火爆脾气,生气后骂起人来像个泼妇。秦延生还是头一回听她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可那语气又带着针芒,带着倨傲,字字诛心。

他下意识抬头,迎上对面站着的女子时,他眸中闪过一抹错愕。

两人成婚一年,但秦延生其实从没正眼看过自己的妻子。只记得尤宅初见,她和柳从依主仆两个并肩走出来,柳从依反而更像个主子。再加上他和柳从依廊下避雨时遇见过,便想当然觉得那样谈吐和气质的人,才是他的未婚妻。

至于尤旋,学柳从依的行为举止,却画虎不成反类犬,从头到脚普通的毫无特色可言。

今日的尤旋却跟秦延生印象中不同,打扮的明媚艳丽,光彩照人。恍惚间,他以为是哪家的高门贵女站在那儿。

在秦延生惊诧的时候,尤旋已经随意散漫地在他对面坐下来,从袖间取了封信递过去:“这是一封和离书,你签上字,画个押,咱们一别两宽。你娶你的柳姑娘,我回我的寄州老家。”

秦延生愕然地看着那封和离书,面露不悦:“我说过了,我和柳从依清清白白。”

尤旋相信这时候的秦延生和柳从依是清清白白的,毕竟还没见过几次面。

书上也写了,他们俩真正产生感情,是后来尤旋四处找柳从依麻烦,出于对柳从依这个弱者的怜爱维护之心,秦延生才渐渐生出情意。

可这个管她什么事?

尤旋语气淡淡:“秦延生,你我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这么一辈子过下去,我霸占着正室的名分,你也不能和心仪女子白头到老,对谁都不友好。还不如给彼此一个退路,你说是不是?”

秦延生的确没怎么待见过尤旋,但说实话,他还真没动过休妻或者和离的念头。毕竟这一年里她挺安分守己的,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当然,除了前段日子到柳叶胡同大闹那一场。

清平从小到大高高在上惯了,也不是那种能心平气和跟人说话的脾气,看他犹豫,她也毫不客气:“今日这和离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秦延生,你既然不喜欢我,当初是我拿刀逼着你娶我的吗?你心甘情愿娶我回来,就是为了冷落我的?外面都说你学富五车,人品贵重,但你扪心自问,你的所作所为,可算得上是君子?若你还有一点儿良心,这和离书你就签了,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

“对了。”她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他,“柳从依的身份你知道吗?十三年前以贪污受贿买卖官吏被处斩的吏部尚书,是她爹。柳从依是罪臣之女,当年被贬奴籍,我爹在奴隶市场买了她,文书还在我手里。秦大人正步步高升,如果外面传出你养外室,且非良籍,你以后想升官只怕很难。届时你虽有镇国公这个靠山,怕也敌不过满朝文武的反对之声吧?”

看见秦延生时青时白的脸色,尤旋很满意:“没关系,这和离书你慢慢签,签好了让人给我送过去。”

她说完就走,到门口时,秦延生唤住了她:“等等。”

尤旋勾唇:“怎么,想通了?”

秦延生看着她:“和离书我可以签字,但是你把柳从依的奴籍文书给我。”

她可以理解秦延生的要求,当初他为柳从依置备院子,多加照拂,外人眼里他俩的关系已经说不清了。如果有人真拿柳从依身份做文章,对他影响会不小。这个时候,柳从依的奴籍文书是否攥在自己手里,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果然,男人嘛,还是建功立业最重要。

尤旋有些感慨,如果原主能利用这一点把秦延生吃的死死的,就不会有书中的悲剧了。其实在书里后来尤旋已经想起文书的事了,不过那个时候她众叛亲离,柳从依的奴籍文书也不知被谁给偷走了。

那边秦延生已经利索签了字,尤旋折回来接过,扫一眼便折了起来。

秦延生抬头看她:“文书呢?”

尤旋挑眉:“我在秦家被你冷落一年,如今一张和离书换柳从依的奴籍文书,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耍我?”秦延生有些怒了。

尤旋眸带讥讽,没有丝毫惧意地看着他:“你急什么,我又没说不给,秦大人这点儿耐性都没有吗?我要去柳叶胡同找柳从依算一笔账,等账算完了,就把文书给你。”

说完她没再看秦延生,坦荡地开门出去。

茗儿急急忙忙迎上来,有些忐忑地问:“怎么样怎么样,大人答应和离了吗?”

尤旋冲她眨眼,把和离书给她看。

小姑娘喜极而泣,一把抱住尤旋:“真好,夫人终于自由了!”

尤旋感动于这丫鬟对原主的忠心,替她擦擦眼泪,笑着纠正:“是姑娘。”

“嗯,姑娘!”茗儿红着眼眶唤了一声。

.

马车停在柳从依的住宅门口,尤旋被茗儿扶着走下来,侧目瞥见策马赶来的秦延生。他此时已经换了身紫色锦袍,头戴发冠,看到尤旋后翻身下马。

尤旋好笑:“秦大人急急忙忙赶来,是怕我对柳姑娘不利呢,还是怕我出尔反尔,不给你文书?”

秦延生看着她:“希望你言而有信,文书给我。”

果然,尤旋笑而不语。

这时她注意到宅院里面有琴声飘荡而出,宛转悠扬,很是动听。

清平在皇宫时,不喜欢如堂姐那般到处游玩,时不时再带个面首回去。她的生活很单调,除了看话本就是练习琴棋书画。兴许是继承了她母后的天赋,再加上母后辛苦为她寻访名士教导,她琴棋书画每一样都算得上出色。

琴由心生,清平从柳从依轻扬柔婉的琴音中听出了这个调子不该有的焦躁。她处理的很好,寻常人可能不会注意,但清平对这些就格外敏感了。

不过也对,依着柳从依的遭遇,她一定急切想为父亲平反,脱离奴籍,此时焦躁再正常不过。

茗儿叩了门,很快有人从里面将门打开,探出脑袋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婆子。那婆子看见秦延生和尤旋,忙大开朱门,对着二人行礼:“大人,夫人。”

这婆子心里是忐忑的,秦大人和秦夫人一起过来,她总觉得情况不太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龙傲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米楚静静凝视着自己的儿子,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契约者,是该告诉他一些事了。可那些话在米楚心中百转千回,涌到嘴边只剩下了一声感叹:“你长大了啊!”但他却仍想着,小嘉还小呢,还不急,再让他多玩几年吧,总归是欠他的,让他从小就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米楚打定主意迟个几年再告诉米嘉,便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 加油吧果酱在线阅读第10章

    陆迟盯了一会儿那块薄荷糖,没吃,把它随手放到校服口袋里了。他直接在二号楼附近找了一处围墙,动作熟练姿态潇洒地翻出去。进网吧坐下的时候,陆迟点了根烟,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来自己的手机,顺带着把那块薄荷糖也放到了桌上。“卧槽?迟哥,你好懂人家!我脑袋里刚想着买包糖吃呢!”宋时章说着就伸手摸向了薄荷糖。指尖还

  • 明枭之第九章(9)

    里间大灶前,叶铭忻开始忙碌了起来。来时为了面试时给人一个好的印象,叶铭忻特地穿的西服衬衫,干起活来十分不方便。所以,他一确定自己要做菜后,就朝后厨借了一套厨师服,换了穿上。此时换了寻常工作服,虽没之前显身材了,相貌的优秀却仍旧掩盖不住。因为怕发霉生虫影响环境,放在大灶旁的几捆装饰性木柴都是定时定量换

  • 梁念知信在线阅读第2章

    2你占了学神的位置了!闻媛是泾干一中,高一一班的学生,今年上半年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被泾干一中直接录取了。闻媛家是本市的,爷爷奶奶家是在怀碑市,怀碑市离泾干市挺近的,开车就一个多小时路程,因为过年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所以寒假就没回泾干市,今天早上爸爸妈妈才开车把她给接回来的,今天起来再赶去学校已经晚了

  • 北方有家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罗生大陆百族混杂,海洋中的鲛族,生在岩浆中的火精灵……而在人族地界,自然人族为尊,其他种族都是异类,是贱民。而这些低贱也分三六九等,石族还算是好的,能够入城主府作为外围侍卫,享受最基本的生存权。而还有众多种族,连呼吸新鲜空气都是错。总之,人族这边阶层森然到了极点,凡是挑战这规则的

  • 历史与经验: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发展在线阅读第6节

    “嗞嗞嗞……”油锅里的油冒着热气,迸溅出火热的油渍。阮招一大早跑来后厨惹事,早膳还没吃多少,只是为了给荣华富贵做吃的任务。厨房里有几个馒头,没有其他做好的食物,而他自己又不会做。他委屈而气愤地啃着馒头,笨拙地给馒头切片。他从来没有下厨过,就为了这个狗男人!做饭万金油,不变法则是任何东西炒鸡蛋绝对好吃

  • 最强奶爸第二章在线阅读

    电话那头是一个貌美的女子,正坐在化妆镜面前做造型,一听邱丽的话,皱了皱眉,拦住了化妆师的手,挥了挥,把人赶了出去。“怎么回事?不是说十拿九稳吗?”邱丽摇头,烦躁的点了一支烟,“不知道,我看她今天和以前状态完全不同,不知道是真受了网上那些刺激,还是突然转性了,总之这条路走不通。”貌美女子正是邱丽手下另

  • 歌者传奇第5章在线阅读

    叶桥手一顿,白皙修长的手指停在光屏上方。以往陆昱城来电时他从来不会让陆昱城多等一秒。迟疑片刻,他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叶桥的声音还是轻轻的。“叶桥,”陆昱城声音低沉,“一定要这样吗?”叶桥嗓子有点发紧。他罕见地听不出陆昱城的情绪,想想之前陆昱城沉下来的脸色,一时有些语塞。“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叶

  • [综主FGO]蔷薇为谁而笑在线阅读第六节

    很奇妙,自从那次之后,每每见到周延心跳都会加速,不敢正视,碰到跟我打招呼,我会立马跑掉。在学校里要刻意避开,毕竟他那么阳光帅气,而我......,我也怕说多了表现多了,会被人发现端倪从而被嘲笑,自身什么条件我很清楚。叮铃铃,上课了,这节是体育课,体育课是大家都喜欢的课程,因为体育老师人长得帅又很好说

  • 宫少的魔力娇妻第八章

    起床铃响起。两人在宿舍床上醒来的。“呦,监察机器人这么体贴。”李焰迅速穿好了衣服。“晚上躺在草地上舒服吗?”邦问科博。“舒服地睡了一觉。”时间紧迫,科博没多说什么,走出宿舍。“嘭!”“怎么天天嘭嘭嘭的,天天吓人。”邦憎恶地往窗外瞅。“穿军服,今天要出任务。”连领也走出去。士兵们都来到了食堂点餐。“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