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奸臣的炮灰夫人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2 4:33:48 作者:小鹿懒洋洋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奸臣的炮灰夫人
穿成奸臣的炮灰夫人
作者:小鹿懒洋洋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一:韩蓁蓁穿书了。原主是北舆国的小乞丐,正盘算怎么从老乞丐手中把好吃的骗来,却被一个男人提溜上喜轿。当日成婚,原主成为奸臣的夫人。奸臣很忙,没空儿管她。她闲着无聊,后院种菜,自给自足,小日子过得很美。三年后,奸臣被告,身陷囹圄,族中人也受牵连,几百人即将绑缚杀场。原主站出来,拍拍手上的土,说,我是他的夫人,他的一切我都知晓,我把他的罪证、钱财都给你们,你们放了这些族人。三日后,她与他一起被砍头在菜市口。临死前,她幽幽地说道,如果重活一世,我宁愿当乞丐也不当你的炮灰夫人。文案二:他重生后,满大

完全没有想到井下是别有洞天,石壁上不断滴落的水珠叫洞内越发显得空旷幽深,手电筒划过照亮的地方也都显着青苔斑驳的痕迹,鼻间,水腥气明显。

六爷咕哝一句,“好嘛,我们这是来井底历险记了。”

“六爷,你看铁链,都绷直了。”蓦得,一个手下叫道。

手电筒的光打在长长的望不到尽头的锁链上,自井边而下,在空中竭尽全力的绷直,似是……铁链的那头,真的拴紧着什么东西一样。

吴山米瞧得咽了咽口水,虽然他总说石雕没准是被从井底扔上来的,但真到了眼下,心底总归是怕怕,不由得跟紧安伯之。

“别自己吓唬自己,说不定、说不定铁链那头是拴在什么石头柱子上的。”六爷壮胆子说完,看了眼重黎。

重黎并未瞧他,幽深如墨的双眸注视着铁链没入黑暗的地方,似是有炙热的暗红从眼底升起,须臾之间又不见踪影。

“也许。”重黎淡淡地挑起唇角。

井底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六爷叫手下搜寻一圈,没有结果,便打算顺着铁链的方向往深处走。

“安兄弟,我们往里走?”走之前,六爷询问一下安伯之的意见。

安伯之收回看向青苔石壁的目光,点头,“走。”

循着铁链而走,才发觉洞内曲曲折折,幽深到不知通往何处地方,走的深了,就连水滴声也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片寂静,叫人不禁从心底里发慌生畏。

安伯之在最前头,走的目不斜视。

吴山米紧跟其后,掏出手机瞧了眼,嘀咕道,“我们已经走了差不多快十五分钟,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

“快了。”安伯之回答。

他们从井底下走,最开始是宽敞的,到后来,越走洞内便越加的狭窄,最窄的地方只能让一个人通过。

安伯之说完后,洞内又逐渐变得豁然开朗。

“啊。”

就在这时,吴山米突然被脚下的一个东西绊倒,踉跄了下,低头打手电看,“什么东……安哥!是个无支祁的石雕!”

吴山米喊得声音都变了调。

六爷迅速一看,又摸摸被他放在包里的石雕,脸色也变了。

吴山米下意识的瞧了眼六爷。

六爷喊道,“我反悔了,绝对不吃!”

“……”

地上的无支祁石雕比六爷包里的还要大上一圈,而且雕刻的形状不同,一个张嘴咆哮,一个却是龇牙目露凶光。

六爷叫手下将地上的石雕捡起,心里也开始直犯嘀咕。

之后再次循着铁链往里走。

“又一个!”

“这里也有石雕。”

“石壁上也刻着……”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越走发现的石雕便越多,而且每一个都是无支祁的形象,林林总总的散落遍地,甚至就连石壁上也开始出现浮刻。

安伯之说,“快到了。”

“啊?到哪里?”

吴山米正着迷看着石壁上的浮刻,闻言疑惑的转头,见安伯之脚步不停的往前走去,急忙也跟了上来。

前方乱石纵横,铁链也一改先前的平直,而开始向上延伸,似是栓与的东西又高又大……

大约又走了五分钟后,众人倏地眼前一亮,同时也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

铁链最后垂直上升,一圈一圈不遗余力的缠绕在皑皑白骨之上,这白骨明明处于暗无天日的洞穴之内,却晶莹雪亮,洁白如润玉,纤尘不染。

手电筒已经没了用处,因为白骨在微微的发着莹润光亮。

六爷的嘴唇哆哆嗦嗦,瞧着面前快五米高的巨物骨骸,“无、无支祁……”

形似猿猴,高额头,塌鼻梁,虽然已经瞧不见白首青躯的颜色,可眼前的皑皑白骨上却还残留着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势。

空洞的眼眶中明明已经没有了金色的双眸,却叫人不敢直视,只觉得,即使已经化作白骨,它却还活着一般。

“扑通”一声,后面的一个手下受不住似的,给跪了。

眼前的情景荒诞怪谬,难以置信,叫人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没有。”安伯之扫视一圈,看向六爷道。

六爷喃喃:“没、没有什么?”

“阴沉木的木盒。”

六爷回过神,强自提起精神来,吩咐手下,“去找,边边角角的都给我寻个清楚。”

手下们哆哆嗦嗦的去了,然而,却还是不敢靠近无支祁的白骨。

六爷也不敢靠近,但不妨碍他大骂喊道,“缩着脖子干嘛呢,你鸡崽子啊,赶紧给我去那边,这边也给我看看去……”

重黎站在安伯之的身边,道,“木盒对你来说,很重要?”

安伯之微微敛下眉眼,这回没有不再搭理重黎,“阴沉木很值钱,不重要吗?”

“你是缺钱。”想起十块钱的种子,重黎意味深长道。

安伯之突然转头看他,直视双眸,“你的眼睛里,燃起了火焰。”

重黎的眼睛漆黑深沉,明明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安伯之说完,重黎笑了,“只是在这里,控制不住。”

“因为无支祁?”

重黎没有否认,看向白骨,声音在洞里低不可闻,“万年、千年,本来能有出来的机会,但他自愿被囚于龟山。”

“为什么?”安伯之轻声问道。

“他已经与淮河水脉不可分割,离开的话……”

“啊——什么东西!”

恰在此时,一道饱含着恐惧的惊叫声响起,六爷的一个手下从栓于白骨的铁链下连滚带爬的跑开。

“叫什么叫,把你六爷吓了一跳。”六爷摸着胸口说,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叫声给吓死。

手下汗毛倒竖,结结巴巴道,“有、那里、那里有双金色的眼睛……”

吴山米瞬间不敢乱逛乱看,往安伯之和重黎的方向挪来。

安伯之抬起头,瞧向白骨宽大狰狞的头部后面,“他也是无支祁吗?”

“算是后代吧。”重黎道。

六爷听见,只觉得心里恐慌,语气颤颤道,“你们在说什么?!这里、这里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其他人、东西吗?”

安伯之莫名其妙的瞅他一眼,“没有的话,那些石雕怎么来的,总不能是白骨自己动手刻得。”

六爷等人的脸色俱都一白,毛骨悚然。

这里……竟还有活的东西?

似是瞧见他们的脸色确实苍白如雪,仿佛都快要照亮整个洞穴,安伯之迟疑道,“我以为你们知道……”

吴山米六爷等人齐齐摇头,欲哭无泪,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您老到底啥子脑回路啊!

重黎向上看,眼底暗红初显,“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上去揪你出来。”

洞内为之一静,吴山米六爷等人不禁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过了一会儿,白骨的脑袋后面传来些许声响,一道漆黑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安伯之别过眼睛去。

吴山米喃喃道,“没、没穿衣服……”luo的。

其实也不算是全然没穿,起码腰间上还裹着一点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布。

这道身影有着一双熠熠生辉的金眸,发丝皆白,根根竖立在脑袋上,模样倒是英俊,身材高大,浑身健壮的肌肉,有着一股子扑面而来的野性魅力。

六爷怔怔道,“不、不是无支祁吗?”

不是形似猿猴吗?这明显是个人吧。

安伯之还别着眼,道,“无支祁生而知之,可化人形。”

金眸的无支祁瞧了安伯之一眼,眼神冰冷,似是锋利的棱刀。

重黎从身后的一个手下要了件下水备的衣服,扔给无支祁,“穿上。”

无支祁伸手接住,吴山米发现他的双手指甲尖利,似是闪着寒光。

被抓上一下,肯定很疼。吴山米暗自嘟囔。

等无支祁穿上衣服后,安伯之才转过眼睛,直接问道,“你这里有阴沉木的盒子吗?”

无支祁沉默了一会儿,就在吴山米等人以为他不会说话时,他开口道,“这里,只有石头、水、铁链、白骨。”

声音略微沙哑,奇怪延慢,似是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一样。

安伯之看向六爷,“所以,为什么阴沉木的木盒会与无支祁有关?谁留下的线索?”

“留下线索的人已经死了。”六爷的眼睛闪了闪。

安伯之闻言不再询问,垂下头,有些走神的模样。

吴山米小声的问道,“安哥,他、他既然是无支祁的话,那白骨是什么?”

“也是无支祁,是他母亲吧。”安伯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口一答。

谁知无支祁看向他道,“不是母亲,是我父。”

吴山米愣愣的,“那你爸、你父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那什么,你母亲是谁?”这里应该没有第二具骨头才对。

无支祁:“只有父。”

“…………”

重黎道,“他是无支祁死前用骨血创造而出,也算是无支祁。”

六爷吴山米等人倏地瞅向巨大的白骨,胸腔和腹部处皆少了几根骨头,原先他们还以为是长久下来风化的缘故,现在找到原因了。

安伯之问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一百三十多年。”无支祁慢慢说。

吴山米一愣,看向白骨,“那岂不是……”

重黎道,“他早就已经死了,用骨血创造无支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临死前孕育,需得百年千年才能出。”

无支祁面上没什么情绪,金眸依旧冷淡,“我宁愿他不要孕育我。”

生而知之,若是什么都不懂得便也罢了,可他既然一出来就已经知晓这世间大半的道理,却没有办法离开……

黑暗,寂静,孤独……能逼疯一个妖。

安伯之问,“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无支祁的唇边勾起嘲讽的笑意,若是能够离开这鬼地方他早就已经走了,用得着别人废话。

安伯之说:“我能够带你离开这里。”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奇谭游戏同人)南柯在线阅读第九章

    ----------------------------------------------------------------------------创世书天兵录郎基努斯之枪(节选)“他刺透他的心,结束了不死的神话,那把神兵被命名为朗基努斯之枪”--------------------------

  • 混世穷小子网吧征战

    上午放学,方偲早早的便吃了午饭,告知了爷爷中午有事之后,便和田学林汇合,一起去了了阳光网吧。刚到门口的时候两人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了进去之后才知道网吧是多么的火爆啊,几乎每台机子都坐满了人,围观的人也是出奇的多。田学林看了看网管,问道:“哎,大哥,这个怎么参加比赛啊。”那网管看了看田学林,由于田学林

  • 野玫瑰 [参赛作品]之学校好玩吗

    经过一周的上学时间,易天终于知道了小学和幼儿园最大的差距——有作业!易天的第一次作业是由他的语文老师布置的,放学之前,老师只在黑板上写了俩字——作业,至于是什么,易天就不知道了,当时还小,也不知道问,于是乎,易天小小的身子背着所有的书回家了。刚回去就问他爸爸作业写哪里,因为在易天眼里,爸爸就是无所不

  • 雪山飞狐网游录仙女下凡

    华夏时间:五年七月此时距离天地灵气复苏已经五年,傍晚赵毅回到家洗漱完毕,习惯性的靠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国产手机,开始浏览最近的秦岭事件。据报道:“火凤凰、冰姬仙姑、黄美仙、龙帝四位天人境修士于今日正午在秦岭现身!”“啧啧啧!不愧是能造就天人的神树,这四位都惊动了。”赵毅长按住火凤凰,冰姬仙姑两人的照片

  • 网游之大侠第4章在线阅读

    林涵无聊的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拿起身旁的一本书无聊的翻看着。眨眼之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林涵忍痛,丢掉了手里的文学巨著,再次进入游戏。打开任务面板,发现完成度还是可怜的0%,林涵哀叹了一口气,再次冲出新手村兴冲冲的跑出新手村,来到铁公鸡的刷新领地,林涵悲哀的现,玩家好像还是没有减少的趋势。来到一只

  • 银河战神第6章在线阅读

    声音猝不及防贴着耳朵传来,在狭小的电梯轿厢里格外清晰。黎容下意识偏头,试图远离热的过分的气流。耳垂上的轻痛过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万蚁噬心的感觉,痒中带着一点点针刺般的疼痛,血管都在一跳一跳的。“是不是啊?”能听得出纪修的鼻音很重,乍一听居然有一种…在撒娇的错觉。“不,不是。”黎容一时间吓

  • 大劫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同时在,原本世界的共和国,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陈克无奈的叹了口气,满脸苦涩的拿起勺子,艰难的开始进餐。我居然还能吃到,真正的天朝早餐?生活嘛,总是在玩弄你的同时,还不忘了,为你带来那一丝丝的光。陈克轻轻的说着。有人或许不知道陈克是谁吧,但我想它的另一个名字,你应该会知道的,就是那位。电械神皇,曾经

  • 冰心侠骨定乾坤之第五章(5)

    两人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两周,直到某天曾如归听说本来被赶跑的星盗又卷土重来了,甚至在某些边缘城镇还敢光明正大的入室抢劫。要说人族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害怕这些人。但是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使增长了几百年寿命,即使手握强大科技的武器,他们还是会怕,因为,人只是□□凡胎,他们也会痛,再管用的补

  • 赛尔号战神传说呑星噬辰在线阅读第一章

    何遇是个大三学生,正忙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每天都很忙很累,晚上躲被窝里看的小黄文是他目前唯一的消遣。这天晚上他在某个耽美站金榜上点开了一本标了nph的连载文,作者文笔好,剧情流畅,人设讨喜,可是,说好的h呢?那么多优质男配,还有一个死缠烂打,囚/禁和下药都干过了的反派男配,偏偏一点肉都没有?不止是何

  • 从斗罗开始的至尊帝路吴柚在被黑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吴柚愣在原地,仰头怔怔盯着面前的男人。面前的男人也直勾勾地看着她,从瞳孔深处渗出的寒光,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手中一空,正在录像的手机已然落到他的手中。吴柚神魄回体,却见周道也大步阔阔地走过来:“吴...吴柚?许多言?”当即指着他,大声道:“我是来看周道比赛的,刚才肚子疼跑来找卫生间。没想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