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网游之智者王朝第三章

2021/6/12 3:49:49 作者:星若恒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智者王朝
网游之智者王朝
作者:星若恒来源:17K小说网
强大对于他来说只是理所当然,而在这个充满利益争端的世界中,他的强大显得那么渺小。在这个以智慧来决定未来的世界中,他又能做什么?只能当一个打手或炮灰?不!“需要我的帮助吗?我会让你成为未来的主人!”

齐修泽小小年纪就已经观察入微,模仿力强,他把姜秋给他清理伤口时的每个步骤都记得一清二楚,此时如法炮制,先用棉签消毒,再挤上点伤口护理软膏,最后是纱布和绷带……

虽然动作还有点生涩,但对一个才几岁的小孩来说,第一次面对狰狞的伤口非但不慌乱,还能把只见过一次的动作全部记住,手指连抖都没有抖过,已经是很厉害了。

“啊,绷带就不用了,我这伤口很小,给我个止血贴就行。”姜秋抬手挡了他一下。

小齐修泽眨巴了下眼睛,似乎在消化姜秋的话,过了几秒才露出点遗憾的表情。

……怎么看这小鬼的表情,好像是知道这点小伤用不着绷带,但是还想模仿全套呢?

姜秋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可能是他感冒脑子不受控制,又对那本小说印象深刻,尤其是对‘姜秋’未来的配偶格外关注的缘故,即便梦里的齐修泽还是个小孩,却已经带上了点成年后的影子,形象比以往梦里见过的人要立体得多。

以前姜秋做梦,不管是多惊险刺激或者缠绵悱恻的梦境,只要一醒来他别说人脸了,连具体情节都不会记得。

现在他不但记得住这连续剧般的情节,连小齐修泽脸上细微的面部表情都没有错过。

说出去的话大概没人会相信吧。

两个人的伤口都处理好了,气氛一度陷入僵硬之中。

姜秋其实并不擅长跟小朋友与小动物相处,这类敏感的生物对人的气场感应十分敏锐,姜秋叛逆期的时候有段时间天天在外面打架,浑身上下都竖着刺似的,还曾经把邻居家的小孩吓哭,说是人嫌狗憎都不为过。

他心里虽然不讨厌这些幼小的、软乎乎的、可爱的生物,但是因为邻居小孩那次哭得都打嗝了,给姜秋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现在见到小朋友只敢远远看着。

齐修泽是个例外。一来姜秋认为这是他的梦境,梦里他想做什么都是合理的;二来当时他只想着要尽快帮男孩处理伤口,没时间顾忌那么多。

而且不得不说,姜秋还有点心疼他。

齐修泽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跟主角受林言青梅竹马,从小保护他。而林言也一如原著的描述一样,跟水做的似的,性格绵软容易受欺负,还爱哭,遇事每每都靠别人的帮助,柔弱得宛如一朵菟丝花。

欺负他们的那帮小朋友跑走之后,林言也就象征性地询问了齐修泽的情况,一听齐修泽说没事,也不去细究,就这么放心地离开了。

但他又不能谴责一个才几岁的孩子,林言大概率并不是故意丢下齐修泽的,可这到底是一种伤害。

要是姜秋不出现,恐怕小齐修泽会自己拖着一条伤腿回家,等到那个时候,伤口的血与衣服彻底凝结起来,会更难消毒清理,肯定要吃更多的苦头。

姜秋不禁在心里想,小齐修泽看上去这么能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他张了张嘴,想提醒小齐修泽,不要把一颗心都给了主角受,至少爱得不那么深,被拒绝时就不会那么难过……

然而齐修泽却在他开口前先说话了:“小秋,你喜欢皮皮吗?”

皮皮?那是什么?

姜秋原本挺严肃的表情突然变懵了,完全摸不着头脑,皮皮是什么啊?

皮皮虾?

蓝皮鼠和大脸猫?

还是粉红色的口袋妖怪?

不说清楚一点他怎么知道皮皮是什么,又该怎么回答?姜秋看着男孩脸上些许期待的表情,不知怎么的,他胡乱点了下头,说了句“还行吧”。

大概是因为不想看见这孩子失望的表情。

齐修泽又笑了起来,凤眼微弯,笑容里没有半分勉强,是纯粹的高兴。

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得天独厚,从小就能从精致的五官上看出将来长得会有多好看,而人类多半都是颜控,天生对美好的事物都没有多少抵抗力。

姜秋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就在他想起被‘皮皮’打断之前自己准备跟齐修泽说的话,并想重新对他说出来时,一阵狂风刮过,让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姜秋揉着眼睛,努力适应眼睛的不适,他喊着小齐修泽的名字,却没有听见对方的回应,等姜秋再睁开眼时,眼前的所有景色都变得跟之前截然不同了。

这是很窄小的空间,鼻端里传来刺鼻的臭味,头顶上隐隐有水从水管淌过的声音。

“一个厕所隔间。”

姜秋很快判断道,自言自语的同时认真打量了眼隔间的四面墙——准确说来,是一面墙与三块木板。

这里显然不是姜秋位于花园小区那个舒适的家,虽然厕所打扫得还算干净,可依然无法消除公共厕所固有的臭味。

姜秋发现自己坐在马桶盖上,他身后还有个小书包。

他推了推隔间门,发现这扇门被人从外面封死了,大约是有人用木棍之类的东西卡在外面的门把手上,不采取暴力的话无法从里面破开。

……只不过,姜秋看着自己比上一次粗不了多少的白嫩嫩的小腿,还是放弃了从内部破坏的想法。

姜秋索性抓起那个小书包,先翻翻里面的东西。

还是那个‘姜秋’,书包中藏得最深的口袋里有他的学生证和饭卡,目前的‘姜秋’正在读小学四年级,已经十岁了。

“这个梦的时间跨度会不会有点太大了?”而且跨越得毫无征兆。姜秋疑惑地皱起眉,都过了这么久,怎么他设定的闹钟还没响?

他在心里盘算到,之前在那个豪宅花园里耗费的时间起码有半个小时了,按照上一个梦境十几分钟就相当于现实里六七个小时的算法,这一次现实里应该过去十个小时了才对。

可他为什么没听见闹钟的声音,难道这次的时间流速又不一样,还是闹钟的声音被梦境屏蔽了?

姜秋总觉得这样下去有点不妙。

他发现自己无法在这个梦里控制地点的转换,与梦醒的时间。虽然理论上是他的梦,姜秋在梦里做什么都是合理的,可他并没有感觉到“金手指”的存在,他不光会摔跤擦破皮,还会被关在这个出不去的厕所隔间里。

姜秋接着翻看书包里剩下的东西。

原主是个很单调普通的孩子,书包里除了作业本、试卷、笔袋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连小朋友喜欢的贴纸和卡通挂件都没有,看不出他的性格喜好。

不过姜秋是看过原著的,知道这是因为‘姜秋’从小就孤僻内向的缘故,很难有什么东西能进入他的心房,‘姜秋’也很难去喜欢上什么东西,所以看起来是无欲无求。

这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姜秋将书包链拉上,看了看隔间木板与天花板之间的空隙,目测一个十岁小孩的身体应该是能钻过去的。

更何况依据姜秋的推测,原主这副身体应该比同龄人还要瘦小些。

姜秋踩上马桶盖,把书包往上一甩,穿过隔间上方的空隙甩在外边,只听“咚”的一声,书包落地,而他也双腿发力朝上一蹬,两手迅速抓住门板的顶端。

姜秋两脚踩在门板上,依靠那点摩擦将身体一点点往上送,最终撑起身体从顶端空隙上钻过去,落下时差点把手腕给扭了。

还好,从前到处打架时的经验被他记在了脑子里,即便是用一副陌生的身体也能控制个七八分,跳下来时没受什么伤。

姜秋捡起书包往外走,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学校里,旁边就是一间空教室,此时天已经快黑了,学校里静悄悄的,教学楼里看不见半个人影。

难怪他刚才在厕所里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原来是已经放学很久了。

姜秋回头看了眼被木棍卡住的隔间门,小学放学时间早,大概是下午四五点,此时的天色看起来都有六七点了,那么‘姜秋’至少被关在里面有一个小时,在此期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校园霸凌?

姜秋不悦地拧起眉,结果走下楼梯才刚拐过一个弯时,就见识到了真正的校园霸凌。

两个男生被几个个头更高点的高年级学生堵在走廊的死胡同里,情景似曾相识,挡在前面的那个人虽然在光线不明下五官显得有些模糊,但那种锐利的眼神姜秋却不会记错。

——齐修泽。

还是长大了一点的齐修泽。

面对拳脚相加,齐修泽仍然将林言护在身后,林言拽着他的衣服紧张得全身都在发抖,而齐修泽不但避开了大部分的拳脚,还适当地进行了还击。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林言,他自己一个人肯定有办法脱离困境。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不要打了,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林言边哭边哀求道。

“你他妈除了会躲在别人后面当跟屁虫还会什么,果然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娃,一样的恶心!”带头的人语气嘲讽,连带着其余几个施暴的学生也在嘲笑林言。

姜秋记得,原著里提到过,林言虽然也是豪门出身,可他的母亲只是个毫无背景的音乐老师,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不被承认,虽然父母都很疼爱林言,他却因为母亲经常露出忧郁的表情而养成了自卑和容易受惊的性格,一看就很好欺负。

这个年纪的青少年最麻烦了,生长激素疯狂分泌,崇尚力量,喜欢通过力量的对比给自己带来成就感,三观还在形成中,容易被人带歪扭曲,分不清轻重。

姜秋悄悄地从花坛里捡了几颗鹅卵石,然后迅速脱下外套往自己头上一盖,挡住大半张脸,接着回到走廊,从背后朝那几个学生用力将石头丢出去!

“谁!”

“他妈的不想活了吗?!”

其中一个人运气不太好,本来能错开石头的规矩,却没想到转头的时候刚好迎上,被石头砸破了额角,顿时疼得哇哇叫。

姜秋站在走廊上冲里面的两人喊:“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

齐修泽反应很快,立刻拉着身后的林言从包围圈的缺口处闯了出来,下意识地就跟在姜秋身后跑。

只是林言的身体素质太差,跑到一半就喘不上气了,脸红得跟番茄似的:“等、等一下……小泽,我跑不动了……”

后面的人还没追上来,齐修泽当机立断,打开一扇空教室的门,把林言往里一塞:“你先躲进讲台下面,我去引开他们,然后你再出来。”

“那你呢……”林言忐忑地看着他。

“甩开他们之后我会直接回家,你也早点回去,别让叔叔阿姨担心。”十岁的齐修泽已经很有未来霸道总裁的风范了,情急之下说话还如此有条理。

林言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按照齐修泽的安排迅速躲进教室中。

这一切不过在几秒钟内就完成了,还不等姜秋催促,齐修泽就立刻抓住了姜秋的手,头也不回地朝另一个方向奔跑。

“喂,你……”

齐修泽回过头,朝他一笑:“小秋,好久不见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奇谭游戏同人)南柯在线阅读第九章

    ----------------------------------------------------------------------------创世书天兵录郎基努斯之枪(节选)“他刺透他的心,结束了不死的神话,那把神兵被命名为朗基努斯之枪”--------------------------

  • 混世穷小子网吧征战

    上午放学,方偲早早的便吃了午饭,告知了爷爷中午有事之后,便和田学林汇合,一起去了了阳光网吧。刚到门口的时候两人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了进去之后才知道网吧是多么的火爆啊,几乎每台机子都坐满了人,围观的人也是出奇的多。田学林看了看网管,问道:“哎,大哥,这个怎么参加比赛啊。”那网管看了看田学林,由于田学林

  • 野玫瑰 [参赛作品]之学校好玩吗

    经过一周的上学时间,易天终于知道了小学和幼儿园最大的差距——有作业!易天的第一次作业是由他的语文老师布置的,放学之前,老师只在黑板上写了俩字——作业,至于是什么,易天就不知道了,当时还小,也不知道问,于是乎,易天小小的身子背着所有的书回家了。刚回去就问他爸爸作业写哪里,因为在易天眼里,爸爸就是无所不

  • 雪山飞狐网游录仙女下凡

    华夏时间:五年七月此时距离天地灵气复苏已经五年,傍晚赵毅回到家洗漱完毕,习惯性的靠在沙发上拿出自己的国产手机,开始浏览最近的秦岭事件。据报道:“火凤凰、冰姬仙姑、黄美仙、龙帝四位天人境修士于今日正午在秦岭现身!”“啧啧啧!不愧是能造就天人的神树,这四位都惊动了。”赵毅长按住火凤凰,冰姬仙姑两人的照片

  • 网游之大侠第4章在线阅读

    林涵无聊的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拿起身旁的一本书无聊的翻看着。眨眼之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林涵忍痛,丢掉了手里的文学巨著,再次进入游戏。打开任务面板,发现完成度还是可怜的0%,林涵哀叹了一口气,再次冲出新手村兴冲冲的跑出新手村,来到铁公鸡的刷新领地,林涵悲哀的现,玩家好像还是没有减少的趋势。来到一只

  • 银河战神第6章在线阅读

    声音猝不及防贴着耳朵传来,在狭小的电梯轿厢里格外清晰。黎容下意识偏头,试图远离热的过分的气流。耳垂上的轻痛过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仿佛万蚁噬心的感觉,痒中带着一点点针刺般的疼痛,血管都在一跳一跳的。“是不是啊?”能听得出纪修的鼻音很重,乍一听居然有一种…在撒娇的错觉。“不,不是。”黎容一时间吓

  • 大劫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同时在,原本世界的共和国,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陈克无奈的叹了口气,满脸苦涩的拿起勺子,艰难的开始进餐。我居然还能吃到,真正的天朝早餐?生活嘛,总是在玩弄你的同时,还不忘了,为你带来那一丝丝的光。陈克轻轻的说着。有人或许不知道陈克是谁吧,但我想它的另一个名字,你应该会知道的,就是那位。电械神皇,曾经

  • 冰心侠骨定乾坤之第五章(5)

    两人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两周,直到某天曾如归听说本来被赶跑的星盗又卷土重来了,甚至在某些边缘城镇还敢光明正大的入室抢劫。要说人族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害怕这些人。但是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即使增长了几百年寿命,即使手握强大科技的武器,他们还是会怕,因为,人只是□□凡胎,他们也会痛,再管用的补

  • 赛尔号战神传说呑星噬辰在线阅读第一章

    何遇是个大三学生,正忙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每天都很忙很累,晚上躲被窝里看的小黄文是他目前唯一的消遣。这天晚上他在某个耽美站金榜上点开了一本标了nph的连载文,作者文笔好,剧情流畅,人设讨喜,可是,说好的h呢?那么多优质男配,还有一个死缠烂打,囚/禁和下药都干过了的反派男配,偏偏一点肉都没有?不止是何

  • 从斗罗开始的至尊帝路吴柚在被黑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吴柚愣在原地,仰头怔怔盯着面前的男人。面前的男人也直勾勾地看着她,从瞳孔深处渗出的寒光,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突然,手中一空,正在录像的手机已然落到他的手中。吴柚神魄回体,却见周道也大步阔阔地走过来:“吴...吴柚?许多言?”当即指着他,大声道:“我是来看周道比赛的,刚才肚子疼跑来找卫生间。没想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