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绝世女婿命中注孤星(下)

2021/6/12 0:28:56 作者:两分钱打怪兽 来源:黑岩网
绝世女婿
绝世女婿
作者:两分钱打怪兽来源:黑岩网
烂泥扶不上墙,野鸡变不了凤凰活了两千多年却入赘豪门,受尽嘲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医术圣手扬名立万,受人敬仰

此时许常枫盯着桌上的三枚铜钱满头的雾水,看了半天实在瞧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得作罢,大公子也是不顾与疯道人这些天的“交情”,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按照疯道人的说法来说就是“贱人就是矫情!”大公子当然是不会做那矫情之人。

二小姐也是眼不离书,拿着一本《全息甲子阵》,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目光从来都不曾往桌上看一眼。

三公子倒是看出了些眉目,脸色有些凝重,时而看向大公子,又时而看向桌上的铜钱。

只见疯道人用宽大的袖子一甩,桃木剑便出现在了手中,狠狠地往桌上那道符一刺,便是将符纸穿在了剑尖之上,疯道人单手持剑来到了大鼎之前,口中叨念有词,一道天火而降,符纸便燃了起来。

“定!”

随着疯道人一声定字,天火即灭,符纸也已化为灰烬,疯道人回到桌前,放下手中桃木剑,走到三公子近前,伸手掐指一算:“三公子本有文曲星之魄,却无文曲星之善,相貌堂堂,英俊潇洒,虽束己,却实是率性风流之人,腹有抱负万千,却从不示外人,未读百家圣贤书,却深晓推算之理,相信三公子必然从贫道刚才卦象中看出了一二,依贫道之见,三公子当从龙,必能扶摇直上。”

“世林自当谢过道长!”

三公子腼腆一笑,微微鞠躬致谢。

疯道人缓步来到二小姐面前,掐指微算:“二小姐乃为当世女诸葛,熟读百家书,琴棋书画更是无一不精,虽身为女子,却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意,表面柔弱,却内心要强,深晓兵阵之事,若为谋士,就算为天下第一谋士也不为过,淡泊名利,不与俗世之人同流合污,在浊世之间也是坚守本心,有女诸葛之才,理应大展所学才是,不过二小姐虽有女诸葛之才,却无谋士之心性,此事天注定,强求不来,若是坚持逆天而行,则有大祸天降,轻则天罚己身,重则殃及家人,依贫道所见,二小姐此生当凡。”

二小姐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浑然不知手中的那本《全息甲子阵》早已从手中滑落,狠狠摔在了地上。

疯道人见此,也不多言,继续走到大公子近前,为其算上一算。

“大公子生性跳脱,任性而为,却实是粗中有细,内心缜密之人,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实在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大公子多情而滥情,滥情而绝情,看似多情客,实则无情人,依卦象所示,命天煞,注孤星,克一切亲近之人,赎贫道修为尚浅,大公子命数中,有太多迷雾,意味着未来有太多的变数,以贫道现在的修为,并不能看到太多大公子的命数,实在是有愧!”

疯道人说到此躬身施礼,却不见大公子有何反应,也不在意。

许常枫见此,来到疯道人面前道:“辛苦道长了,道长劳累多时,也应早些休息才是,老夫就不在多留道长了,明日老夫再大摆筵席来款待道长,来人呐,送道长回去休息!”

于是几位丫鬟上前,躬身施礼,道:“道长这边请!”

疯道人对许常枫拱手说了句家主有心了之后,也就随着丫鬟门离去。

许常枫目送着疯道人离去,转身再看时,发现大公子二小姐三公子都已经没影了,本想去安抚几句,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给下人门交代了声把东西收拾了之后,也是回房了。

疯道人回到房中,越是想那迷雾越是不对劲,越想越不甘心,却也不敢贸然推演,于是等到夜更深后,写了封信,然后爬到屋顶,等到一只不知名的鸟儿飞来时,将其信纸绑在腿上,放了出去。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那只不知名的鸟儿又飞了回来,疯道人将鸟儿腿上的纸条取了下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道经九十九”五个字。

疯道人看过之后将纸条揉成一团,用力一捏,纸条便成了一堆纸屑,再无还原的可能,可就算如此,疯道人还是将其焚毁。

疯道人有了一些眉目以后,自然是要刨根问底的,但却也不敢贸然像上次那般,虽然他没有推算出什么,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许世文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老道今儿个还真是长见识了!狗屁的上卦!幸亏老道聪明,转变的及时,不然还真的要露馅,不过这个许三公子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这位三公子还是有点儿意思么,而这位许大公子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竟然以老道的推演之术也不能推演出来,许家三天骄么?”

不过也确实,当今世上如果单论推算之法的话,就算是风无痕也与疯道人无法相提并论,可见疯道人在推算方面的造诣。

疯道人继续推演,若是房中有人,就会发现,疯道人背后有一副若隐若现的八卦图缓缓转动,细看之下,妙不可言。

半阴半阳辅相成,

三连六断中虚离。

六十四卦化万象,

阴阳重叠必相吸。

因果循环天理合,

不可不信妙无许。

上缺下断艮覆碗,

奇星北斗转星移。

突然疯道人满口是血,甚至整个七窍也是有血缓缓流了出来,疯道人随手抹了一把,满脸鲜血,后癫狂。

“这是?……哈哈…咳…咳…当颓,当颓三百年!”

……

许常枫回房后辗转反侧,便一人掌灯到书房,看着房中无数的书,一言不发,只是坐在桌前,静静看着烛光发呆。

这一夜,许常枫一夜未眠。

大公子回到子午楼中,扔了之前逗弄的鹦鹉,而且以每人十万两赏银遣散了自己供养的乐坊,丢掉了曹胖子送的各种小玩意儿,正准备温十两好酒的时候,二小姐来到子午楼中,彻夜不归。

三公子回到账房后,将一切事务打理,然后回到天机阁闭门不出。

这一夜,滴酒不沾的二小姐与大公子酩酊大醉,三公子此后再不踏进账房一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世寻在线阅读黑衣青年

    灵力者,就是指那些生来便能感知到天地灵力,并能以自身吸收、储存和使用天地灵力之人。灵力者并不普遍,光是能够感知或者引动天地灵力的准灵力者,就已经十分少见,几乎是千人甚至数千人中,才有可能出现一位。而要成为真正的灵力者,则必须能够引动天地灵力进入体内,并将之储存于体内化为自身灵力,只不过想要达到这一步

  • 『亚人+弹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们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三十六重炼宝灵剑金林老祖道“竟是入劫钟声。不想此番大劫竟是无声无息,也不知谁人应劫。哎!钟声十二响,当是一千二百载后开劫无疑”殿上顿时一静,诸真俱是心下感叹,这剩下的年月里只求功行增进,不然如何度过这劫难。寒离见殿上气氛沉重,本不是他不在意这尘世劫难,只怕是自己修为,即便到了那时也只是棋子一流

  • 血纹戒之都市修真之金丹邪修

    众人强压心神,等待冥老祖的先手。在冥老祖身旁的则是元阳宗另外一位金丹修士:霍炎,人称炎阳圣手。是元阳宗唯一的三阶上品炼丹师,一手元阳宗正统传承的九炎圣火已炼至炉火纯青,威力不俗。炎阳圣手处于金丹四层,但因其火焰神通在同阶少有敌手。然而比之冥老祖的地阳冥火,却要稍弱一筹。虽不如九炎圣火一般对于炼丹大有

  •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第7章在线阅读

    “啊~”金晓凡大叫一声。正准备上前支援的众人被这么一叫给叫懵了,丧尸也愣在了原地。。。空气瞬间凝固起来。。。“这还没打呢,你叫个屁啊!吓老子一跳。”金羽飞越过金晓凡,瞬间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背后拦腰抱住丧尸。“我只是想叫。。。给自己鼓一下气而已。”金晓凡也没想到这么一叫影响这么大。孙黎拍了拍金晓凡的肩膀

  • 都市之皇帝聊天群制裁!自食恶果

    只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摘下来后直接塞到了嘴里,然后他他的面部迅速膨胀起来。“咕噜…咕噜噜!”麦当用力的将灌输到嘴里的气压给压缩到身体里,面容很是痛苦。“麦当!”“喂,小子,你这是疯了吗?”古夜和咕咚这时候都是有些担心,毕竟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摘下空气接收器那是会死掉的!“哇唔哇唔…”麦当嘴巴涌动,同时右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莫凡盯着身后的树林,神情有些紧张。至从半月之前被赶到了这里,时常都会被一些大家伙骚扰。不过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战斗,因此对于林中有响动,他大多都不去在乎。只要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他也落得自在,懒得去管它。可是刚刚那一阵阵的响动,与往日里有些不同。身子移动,莫凡嗖一声消失在原地,抓着一根树枝追了下去。借

  • 游戏王黑暗卡重生雾隐

    **************************“这里是哪?我不是死了吗?”茫然地睁开眼睛,黄宇峰想到。四周灰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这大雾之中。“好大的雾……”黄宇峰暗暗咋舌,然后他动了一下,然后发现身子早已僵硬无比。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躺着思考着:“明明那辆卡车撞向了我,但是我却是没死。

  • 奥特曼列传叶欣被虐

    不知道哪个天才说的,在学校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但叶欣觉得是最好过的,这不,感觉就像一眨眼就到周末了叶欣因为远赴他乡读书,回家不方便。周末两天时间,来回都不止两天了。出了名的书呆叶欣本想去到教学楼埋头苦看的,没想到教学楼是锁住的,再一看实训楼,低音炮外加同学的狼叫声,刹是热闹啊!两天时间,看不了书,叶欣

  • 火影之诅咒之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章芸站在床前,委屈巴巴地低着头,双手纠结地抓着衣角,两根指头不停地打着转,就像一个......啊不,她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很小声地说:“哥哥对不起......”说着,还偷偷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又很快看向地面。望见她这副模样,张高远也就不忍心怪她,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的......”陈勇军道

  • 火影之岩浆果实在线阅读意外落水

    李梦娇说完要走,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何晴扯住衣袖,两人互瞪着对方僵持不下。“这是什么?”何晴把李梦娇的手高高举起,对着过往的路人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偷衣服的小偷抓住了,就是她……”王贵平面露难色,很明显方才何晴一闹,他对女孩所说的话也泛起嘀咕。只听得他好言好语相劝道:“小何,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