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超兽武装]白鸿贯日从零开始的异世界修行

2021/6/11 23:48:03 作者:叶缁衣 来源:晋江文学城
[超兽武装]白鸿贯日
[超兽武装]白鸿贯日
作者:叶缁衣来源:晋江文学城
向童年致敬。奥迪双钻,我的伙伴[喂!]*大家好我是黎墨,蓝弧中学人称小魔王。今天,我成为了天选之子,踏上了成为马猴烧酒的道路。好吧其实并没有x我只是个误入勇者队伍的魔王而已。*封面是我百度来的图片,之前做了很久的那个弄丢了,只能这样糊弄一下了x侵权删。——作死作者于期末考前留。

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战斗持续了一夜,当师娘顾以柔在五神峰山脚下找苏晨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在雨水的冲刷下与泥土混为一体,空洞的双眼漆黑如墨,面色苍白,与死无异,身旁放着一把黑色剑身的剑,那是很小的时候,苏晨用机缘巧合得到的一块黑石打造的剑,是送给墨风八岁的生日礼物,名曰“诛神”。

顾以柔将他抱在怀里,心里别提有多难过。

“晨儿,我的孩子,你醒醒,你快醒醒!”

催动治愈系火种的元武力替苏晨治疗,她的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两个孩子都是她带大的,如今他们兵刃相见,怎能叫她不痛心?御意夫因为暗无之焰侵蚀火种,伤重卧床不起,她只能自己前来阻止两人缠斗,这也得多亏苏晨心思细腻,留了纸条。

“师娘,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晨醒了过来,发出孱弱的声音,他没有想到,墨风真的要杀他。

回想起昨晚的场景,他启动赤曜形态将墨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在最后一刻,墨风趁他松懈的那一刻,重击了他的腹部,同时用空无之焰直接攻击他的赤曜之瞳,赤曜之瞳受损,他被迫强行退出了战斗模式。

这次上天没有眷顾他,他逆天而行,没有听从任务系统的安排,所以失败了。

“他居然……真的……要杀我……”

决堤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这是十多年来,他最不争气的一次。

论伤之重,莫于伤心。

许是受伤太重,苏晨终究还是昏了过去,顾以柔怕他伤势太重,就立马带他回去治疗了。

苏晨是在半个月以后醒来的,自那以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整天早出晚归,在五神峰打坐冥想,元武力一天比一天旺盛。

“真是苦了他了……”

顾以柔时常躲在门背后,偷偷观察着远山上的苏晨,每次看到他神色黯淡,她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她已经失去一个了,不能再失去另一个了。

苏晨日复一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打坐冥想。他在心中暗下决心,坚毅的眸子里,是墨风的背影。

虽然系统不帮我,但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墨风,你等着,我一定把你找回来!

少年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道。

夜色如墨,黑衣少年周身被黑色元流包裹着,他很清楚,踏入魔界之后,再也回不了头了。

他来到一处深渊口,望着下方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他眼都没有眨一下,便跳了下去,与此同时,脑海中的记忆也涌现了出来:

“墨风,你当真要入我魔界?”

魔界大殿前,血链少年白发如瀑,赤红的双眼印着花纹,身后六把赤矛于腰间绽放,宛如一个行走的修罗。

“我意已决。”

墨风面无表情,即便是看着眼前这位让人闻风丧胆的魔界之主,他也没有丝毫的恐惧。

“好,我并不介意魔界多一份战力,毕竟你这样的火种,我也很期待它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那样,焚尽一切?哈哈哈哈……”

血链少年狂笑着走开了,墨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更加坚定了一分。

“诸葛飞,你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想到那天他孤身一人闯入魔界,连斩数十个魔兵,黑色的火焰从燃烧开始便没有熄灭的迹象,后来诸葛飞突然出现,本以为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没有想到他居然接纳了自己,就好像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来一样。

……

“若是你意已决,那便去魔界深渊吧,跳下去,从此你便是我魔界的一份子了。”

另一方面,五神峰没有了当初秀丽的景色,因为苏晨和墨风战斗的缘故,五神峰的中指峰出现了裂缝,被黑色火焰烧过的地方,寸草不生。

而此时的五神峰上,整日早起晚归,训练剑术的,是重拾希望,誓要找回朋友的苏晨。

“想要拯救别人,首先得有拯救别人的力量!”

墨色剑身冲破空气砍向巨石,砍上之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但少年并没有放弃,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只是为了那曾在星空下许下的约定。

“苏晨,如果十年后,我成了天下第一剑客,你呢,你要做什么?”

“我啊,那到时候,我一定就是天下第一剑客最好的朋友!”

......

时间一晃而逝,转眼间便过了三年。

此时在五神峰上,一个少年正在大拇指峰上打坐,他旁边的中指峰,有着肉眼可见的裂缝,相信再过不久,中指峰便会轰然倒塌吧。

那是一张褪去稚嫩的脸,少年缓缓地睁开双眼,眸子清澈,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慢慢起身,伸了一个大懒腰。

虽然没有觉醒火种,但是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这里修炼,为的就是有一天,寻回曾经和自己朝夕相伴的友人,墨风。

“晨儿……”

他看到不远处,师娘顾以柔正朝着他打招呼。

“师娘?”

苏晨一跃而起,不一会儿便跳到了顾以柔面前。

“师娘,您怎么来了?”

苏晨有些好奇,按理说,他要在五神峰修炼五年,这期间,他不会出去,也不会有人进来打扰。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把师娘我忘记了?”

顾以柔看着苏晨的面孔,明显比以前瘦弱了。

“三年已至,是时候出发了。”

御意夫走过来,看着苏晨,意有所指。

“没关系,师娘有我照顾,你去吧!”

御意夫自然知道苏晨的顾虑。他这三年,不可谓不辛苦。天还没亮就起来打坐冥想,白天又强拉着他过招,也亏得他能够受得住。

明明只需要自己发动天机阁的力量,便可以将墨风抓回啦,可他就是要亲力亲为,也不知道图的是什么。

其实只有苏晨自己心里最清楚,在这三年苦修的时候,任务系统居然升级了,不仅换了全新的UI,而且任务栏还在原来的“修复宇宙”下面增加了一个全新的任务:“拯救墨风”,任务奖励由一开始单纯的回家天数,被如今各种各样的未知奖励所取代。

苏晨当时就意识到,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了,如果不借助系统之力,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家。

庆幸的是,系统给了他拯救墨风的选择,他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就说嘛,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连系统都被他感动了。

只是系统明确限制,要靠自己劝回墨风,任务才算有效!这期间,除去与墨风无关的事项,系统会最大限度地限制她赋予苏晨的各项能力。简单来说,苏晨现在就是一个落魄商人,手里拿着一个《成功法则》,正跃跃欲试,准备白手起家。

“这三年,你日日和我过招,也总算没丢我的老脸。出去之后,就要靠自己了。”

御意夫说着,眼中露出算计的神色。

“那当然!”

苏晨一脸的得意,练了三年,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好了,晨儿,我们回去吧,我给你做好吃的,明天还要赶路呢。”

顾以柔倒没有说什么,直接拉着苏晨下山去了,留下御意夫一个人就那么干巴巴看着,那样子真可怜。

御意夫看着越来越远的苏晨和顾以柔,思绪瞬间飘到了很多年以前。

“夫子逢场作戏的功夫,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难道……”

苏晨和顾以柔前脚刚走,一道粗犷浑厚的声音便传入御意夫的耳中。

“我要说几次你才明白,不要装神弄鬼,不要装神弄鬼,你怎么听不进去,难道是几日不见,你欠收拾了?”

御意夫刚一听到那个声音,厌烦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也没等他说完,就直接破口大骂了。

见御意夫说这话,那人也不藏着,手中拿着一把羽扇,从天空中飞了过来。

“你就这么忍心将自己的爱徒交出去?”

那人落地之后,先是看了看苏晨离去的地方,又瞟了一眼御意夫,道。

“你这帽子看起来挺值钱的,刚换的?”

御意夫没有答他,而是将目标放在了他那镶有翡翠的帽子上。

“怎么说我好歹也算是国丈,给我点面子。”

苍地自然知道御意夫要砸他的帽子。

“我可不认识什么国丈。”

御意夫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师兄,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嘛,我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你拜托我帮你调查那个孩子嘛,这不查到了。我就赶紧快马加鞭赶过来了……”

苍地用讨好的语气请求御意夫的原谅,他可不敢惹他师兄不高兴。

“有消息?”

御意夫猛地回头,眼睛睁得大大的,把苍地都吓了一跳,他师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激动了?

“你先别着急,来,这是你要的东西,走,我们进去慢慢说。”

苍地见御意夫这个样子,连忙安抚他,同时往他袖子里塞了一本书,看那样子,是一本元武技。他们此刻正在五神峰对面的一个巨大石台上面,很久以前,御意夫在这里托苍地建了房子,他这三年就是在这里陪着苏晨修炼的。

“据可靠消息,剑国的西边,有一个白衣剑客在与人战斗的时侯,会使一种名叫‘万法天葬’的剑技,是通过催动黑焰战斗的,估计那个人,就是你要找的人……”

苍地坐在桌子旁边慢慢说着,而御意夫一进门就忙活,东找西找,终于把要用的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

一个星盘,以及一颗显像的镜子。

“你别为难我,我不敢测算你那宝贝徒儿的命数。”

苍地自然知道御意夫想要让他帮忙测一下苏晨日后的吉凶,可是他就纳闷了,那个少年不仅觉醒不了火种,而且还是那种无法窥探的命格,简直是毒上加毒。

“就一次,我帮你护法!”

御意夫这话一出,苍地瞬间就害怕了,这是铁了心的要让他找死啊?

“那你一定要保护好我!”

苍地有些后怕,上一次占卜失败的场景,他还历历在目。

随着元武力的不断凝聚,星盘上面熠熠生辉,飞速转动的星盘开始吐出符印,金色的篆文开始将镜子包裹,许久都没有显现出景象来。

就在这时,镜子突然碎了,苍地大叫“不好”,御意夫连忙加强元武力输出,这才没有让反噬伤到两个人,但他们还是心有余悸,他们俩都能够感觉到,那种恐怖的元压,简直可怕到让人无法呼吸……

“你看到了什么?”

御意夫根本没看清楚,他觉得苍地应该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差点被吓死,你应该问我有没有事,而不是问我看到了什么!”

两人良久地对视,然后又转过头去,脑海中继续回想着刚才的失败遭遇,仍然心有余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做什么都不能闭死关[修真]之第一章

    己亥末,庚子春,雍畿小雪。无大事发生。江左守备临太监,奉旨回京。***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灰色的天空飘下,染白了古老的庙宇。单檐歇山式的房檐下,剔透的冰凌倒悬而挂,含着露水,欲滴不滴,好像敛去了所有的凌厉与锋芒。不少旅人都停下了归家的脚步,谨慎地选择了暂避风雪。雍畿三十里外有座莫寻山,山下有一座新修起

  • 生世寻在线阅读黑衣青年

    灵力者,就是指那些生来便能感知到天地灵力,并能以自身吸收、储存和使用天地灵力之人。灵力者并不普遍,光是能够感知或者引动天地灵力的准灵力者,就已经十分少见,几乎是千人甚至数千人中,才有可能出现一位。而要成为真正的灵力者,则必须能够引动天地灵力进入体内,并将之储存于体内化为自身灵力,只不过想要达到这一步

  • 『亚人+弹丸』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们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九章三十六重炼宝灵剑金林老祖道“竟是入劫钟声。不想此番大劫竟是无声无息,也不知谁人应劫。哎!钟声十二响,当是一千二百载后开劫无疑”殿上顿时一静,诸真俱是心下感叹,这剩下的年月里只求功行增进,不然如何度过这劫难。寒离见殿上气氛沉重,本不是他不在意这尘世劫难,只怕是自己修为,即便到了那时也只是棋子一流

  • 血纹戒之都市修真之金丹邪修

    众人强压心神,等待冥老祖的先手。在冥老祖身旁的则是元阳宗另外一位金丹修士:霍炎,人称炎阳圣手。是元阳宗唯一的三阶上品炼丹师,一手元阳宗正统传承的九炎圣火已炼至炉火纯青,威力不俗。炎阳圣手处于金丹四层,但因其火焰神通在同阶少有敌手。然而比之冥老祖的地阳冥火,却要稍弱一筹。虽不如九炎圣火一般对于炼丹大有

  •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第7章在线阅读

    “啊~”金晓凡大叫一声。正准备上前支援的众人被这么一叫给叫懵了,丧尸也愣在了原地。。。空气瞬间凝固起来。。。“这还没打呢,你叫个屁啊!吓老子一跳。”金羽飞越过金晓凡,瞬间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背后拦腰抱住丧尸。“我只是想叫。。。给自己鼓一下气而已。”金晓凡也没想到这么一叫影响这么大。孙黎拍了拍金晓凡的肩膀

  • 都市之皇帝聊天群制裁!自食恶果

    只见麦当将空气接收器摘下来后直接塞到了嘴里,然后他他的面部迅速膨胀起来。“咕噜…咕噜噜!”麦当用力的将灌输到嘴里的气压给压缩到身体里,面容很是痛苦。“麦当!”“喂,小子,你这是疯了吗?”古夜和咕咚这时候都是有些担心,毕竟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摘下空气接收器那是会死掉的!“哇唔哇唔…”麦当嘴巴涌动,同时右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在线阅读第二章

    莫凡盯着身后的树林,神情有些紧张。至从半月之前被赶到了这里,时常都会被一些大家伙骚扰。不过却从来没发生过任何战斗,因此对于林中有响动,他大多都不去在乎。只要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他也落得自在,懒得去管它。可是刚刚那一阵阵的响动,与往日里有些不同。身子移动,莫凡嗖一声消失在原地,抓着一根树枝追了下去。借

  • 游戏王黑暗卡重生雾隐

    **************************“这里是哪?我不是死了吗?”茫然地睁开眼睛,黄宇峰想到。四周灰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这大雾之中。“好大的雾……”黄宇峰暗暗咋舌,然后他动了一下,然后发现身子早已僵硬无比。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躺着思考着:“明明那辆卡车撞向了我,但是我却是没死。

  • 奥特曼列传叶欣被虐

    不知道哪个天才说的,在学校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但叶欣觉得是最好过的,这不,感觉就像一眨眼就到周末了叶欣因为远赴他乡读书,回家不方便。周末两天时间,来回都不止两天了。出了名的书呆叶欣本想去到教学楼埋头苦看的,没想到教学楼是锁住的,再一看实训楼,低音炮外加同学的狼叫声,刹是热闹啊!两天时间,看不了书,叶欣

  • 火影之诅咒之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章芸站在床前,委屈巴巴地低着头,双手纠结地抓着衣角,两根指头不停地打着转,就像一个......啊不,她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她很小声地说:“哥哥对不起......”说着,还偷偷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又很快看向地面。望见她这副模样,张高远也就不忍心怪她,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事的......”陈勇军道